A手机前瞻网
前瞻网
a 当前位置: 前瞻网 » 资讯 » 产经

AI真能抢走我们饭碗?这些工作就只有人类擅长

分享到:
 李云馨 • 2017-11-09 18:40:13 来源:前瞻网 E436G0

关于作者

Oren Etzioni是华盛顿大学计算机科学和工程系的教授和艾伦人工智能研究所的首席执行官。

1

科技发展背后的隐忧

不久之后,由于自动化、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的进步,美国将面临越来越多的失业。

比起全球化或移民,自动化已经成为美国就业所面临的一个更大威胁。波尔州立大学2015年的报告将近期制造业失业率的97%都归因于自动化。

1900年,有41%的美国人从事农业工作。 到2000年,只有2%。 同样,在制造业中从业的美国人比例从二战后的30%下降到现在的10%左右,部分原因是自动化水平的提高,尤其是在20世纪80年代。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的教授Brynjolfsson及其合作伙伴Andrew McAfee就曾提到,计算机技术的进步令人印象深刻——从改良版工业机器人到自动翻译服务,与此相比,过去10至15年的就业率增长缓慢、近乎停滞。这些厉害的新技术不仅在制造业、文职和零售业被采用,甚至渗透到了法律、金融服务、教育和医药行业。

他们认为,这种快速的技术变革所带来的工作减少比新工作的增加要快得多,这会使收入停止增长,也增加了社会不平等的程度。不仅仅美国将面临这种挑战,其他科技先进的国家也将需要考虑这个问题。

根据Brynjolfsson于2013年绘制的美国生产率和总就业人数的图表,二战后的几年,美国的这两条生产线紧密相随,随着就业岗位的增加,生产力也相应提高。这个模式非常明确:随着企业从工人的劳动中产生更多的价值,整个国家变得更加富裕,从而促进了更多的经济活动,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从2000年开始,生产力继续强劲上涨,但就业线突然停滞不前。到2011年,两条线之间出现了明显的差距,显示出虽然经济增长,但其所创造的就业机会并没有增加。 Brynjolfsson和McAfee称之为“明显的脱钩”。Brynjolfsson说,他相信技术背后是生产力健康增长而就业增长乏力。

1

图一:Brynjolfsson和McAfee的图表

这是一个惊人的断言,因为它威胁到许多经济学家对技术进步的信心。 Brynjolfsson和McAfee仍然认为,技术提高了生产力,使社会更富裕,但他们认为它也可能存在黑暗的一面:技术进步正在减弱社会对多种类型工作的需求,这对于普通工人来说情况更加恶化了。 Brynjolfsson依据第二张图表指出,即使国内生产总值(GDP)飙升,平均收入也没有上升。他说:“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巨大悖论。生产力达到创纪录的水平,创新从未如此迅速,但与此同时,我们收入的中位数下降,就业机会减少。人们被远远地落在后面,因为技术进步如此之快,而我们的技能和组织却不能跟上。”

2

图二:Brynjolfsson和McAfee的图表

Brynjolfsson和McAfee并不是勒德分子那种强烈反对机械化和自动化、设法阻碍技术进步的人。事实上,他们有时会被指责对最近数字化进展的速度和范围过于乐观。Brynjolfsson说,他们于2011年写了一本书《与机器赛跑》,在其中他们阐明了许多观点,也解释了这些新技术的经济效益(Brynjolfsson在20世纪90年代大部分时间都在寻找信息技术推动生产率的切实证据)。但是他们清楚地认识到,使许多工作更安全、更容易、更有效率的技术同时也减少了社会对多种类型的工人的需求。

科技发展对就业造成威胁的传闻和证据是无处不在的。几十年来,机器人和先进的自动化在许多类型的制造中都很常见。在美国和中国这两个世界制造业强国,制造业今天比1997年规模更小,这至少部分要归功于自动化。许多现代汽车工厂的面貌在20世纪80年代被工业机器人的出现改变了,其中很多使用机器来自动焊接和喷漆——这些任务从前是由人类完成的。Rethink Robotics公司的Baxter这样的工业机器人比以前灵活也便宜得多,许多来自各行各业的制造商都已经引入了此类机器人。一家名为Industrial Perception的硅谷初创公司的网站上提供了一个机器人视频,该机器人被设计用于在仓库中不停地捡盒子、扔盒子,其动作就像一只穷极无聊的大象。而像Google的无人驾驶汽车这样的产品更表明了自动化很有可能在不久的未来就进入我们的生活。

在文职工作和服务业,这种没那么显著的、但影响可能更深远的变化也正在发生。诸如Web、人工智能、大数据分析等技术,都可以通过日渐发展的计算能力和可用存储容量的扩大来实现,自动化正逐渐侵蚀这类日常工作。无数传统白领的工作,例如邮局和客户服务中的很多岗位已经消失了。斯坦福大学前经济学教授布莱恩·亚瑟称之为“自治经济”。他称这些为“数字进程彼此之间互相交流,产生新的数字进程”,这使我们能用更少的员工完成更多的事情,同时也淘汰了许多岗位。

亚瑟说,正是这种数字化进程的发展,解释了为何生产力在劳动力人口没有显著增加的情况下却达到了强劲的增长。人工智能正在日益取代曾经的人类工作。他警告说:“这将会以前所未见的方式改变几乎每一个职业。”

McAfee在介绍诸如Google的无人驾驶汽车之类的先进技术时,语速很快并显得非常敬畏。不过,尽管他对这些技术有着明显的热情,但他并没有看到最近产生了新的就业机会。他认为,就业压力和由此造成的不平等状况只会变得更糟——随着科技在未来几十年内继续呈指数级增长。他说:“我宁愿我是错的,但是当所有这些科幻小说一般的技术逐渐完善,还要我们这些人来干嘛?”

自动化是就业机会减少的幕后黑手?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此类意见。许多研究劳动力的经济学家认为,这些数据远远不足以下断言。

对于就业人数停滞不前的其他合理解释包括贸易全球化、21世纪初期和后期的金融危机,这些都可以说明世纪之交以来就业机会创造得相对缓慢。

哈佛大学劳工经济学家理查德·弗里曼说:“没有人真的知道这是为什么。”这是因为要把技术因素从其他宏观经济效应中单独挑出来分析是非常困难的。但他怀疑技术将会改变很多商业领域,其发展之迅速足以解释最近的就业数字变化。

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David Autor对就业机会与技术发展之间的关系进行了广泛的研究,他也怀疑技术是否能够解释就业总量如此突然的变化。他说:“从2000年开始,就业人数出现了很大的下降。事情确实有变。但是,没有人知道其原因。”而且,他怀疑过去十年间美国的生产力是否真的有上涨(经济学家们可能无法达成统一意见,因为测算经济投入和产出的方法有很多种)。

如果他是对的话,那么由于经济低迷而使就业人数停滞不前的说法也是可能的。他说,“就业机会增长率的突然放缓”是一个很大的难题,但尚没有足够证据表明它与计算机科学有关。

可以肯定的是,计算机技术正在改变工作方式,而这些改变“并不总是好的”。至少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计算机已经越来越多地接管了文职工作、制造业中的重复性生产工作,同时那些需要创造力和解决问题能力的高薪工作也经常得到计算机的辅助。

Autor说,结果是劳动力的“两极分化”——在过去的几十年中,在许多工业化国家发生了这种事情。但他补充说:“这种说法与说计算机科学发展夺走了工作机会的说法有很大不同。就业率不会出现巨大变化,但就业机会和工作性质可能已经改变了很多。”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劳伦斯•卡茨表示,虽然这种变化在短期内可能是痛苦的,但是在历史上,还并没有相关证据表明这种就业机会的减少会是长期的。

他说,虽然工人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才能获得新工作所需要的专业知识,但是“我们从来都没有无事可做过。并没有过工作机会减少的长期趋势。从长远来看,就业率相当稳定。人们一直都在创造新的工作机会,人们总是能想出新主意。”

尽管这些技术毫无疑问地接管了一些人的工作,但找到工人被大规模机器取代的证据并不是那么容易。原因之一是,自动化经常有助于使人类工作者更有效率,但却不一定要取代他们。生产力的提高意味着企业可以用更少的员工来完成相同的工作,但也可以使企业扩大现有员工的生产力,甚至进入新的市场。

Kiva机器人就曾为此做出过贡献。Kiva Systems创立于2002年,由亚马逊以7.75亿美元的价格于2012年收购。

该机器人设计用于在大型仓库中进行扫描,获取订购货物的货架,并将产品交付给负责打包订单的人员。配备有这种机器人的仓库可以处理多达四倍的订单,在此之前,工人可能花费高达70%的时间走来走去、运输货物。(亚马逊在报道后不久就购买了Kiva,这家零售商的巨型仓库中的工人每天走的路程超过10英里。)

尽管机器人具有节省劳动力的潜力,Kiva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Mick Mountz表示,他对机器会使许多人失去工作的说法表示怀疑。

他说, Kiva的大部分客户都是电子商务零售商,其中一些零售商发展得太快,他们的人才招聘流程却不能同样迅速地跟上。通过更便宜高效的服务,机器人技术帮助了这些零售商中的许多家生存下来并扩大了业务。

在创立Kiva之前,Mountz曾在Webvan公司工作,这是一家在线杂货零售公司,曾经一度非常有名,但它后来所宣告的破产也是人尽皆知。他喜欢向别人展示那些表明了Webvan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的数字:100美元的订单,却需要公司花费120美元的代价出货。

Mountz的观点很清楚:这种物料处理、分销的成本可以很快摧毁一家新企业,而自动化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虽然机器人技术已经有了长足的发展,但它仍不是完美无缺的。计算机科学与人工智能实验室的John Leonard说,最大的挑战就是不确定性。“换句话说,人们在处理环境变化和对突发事件及时反应的方面仍然要做得好得多。”

因此,Leonard说: “人与机器人一起工作比机器人简单地替代人类要快得多。” “机器人取代人类,这在我有生之年都不会大规模发生。一辆半自动的出租车仍然需要司机。”

以上提到的这些机器设计得非常巧妙,可以和人一起工作,接管人们通常不愿做或不擅长的任务。它们是专门为提高这些工人的生产力而设计的。

但是文职和一些专业工作可能会更加脆弱,因为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结合正开始给机器带来更多的人性化推理和解决新问题的能力。例如,关于人工智能进入医药行业为医生提供专业建议或为企业提供客服服务的事例已经随处可见。

就业机会不仅仅是Brynjolfsson和McAfee担心的唯一问题。他们说,技术进步的加速使赢家和输家之间的差距大大拉大,这是许多经济学家几十年来所担心的收入不平等现象。例如,创建计算机程序来自动化税务工作的人可能会赚取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同时也使无数会计师失业。

他们说,虽然这种后果可能被高估了,但这个问题在未来几年会越来越明显。

Brynjolfsson本人说,他并不能断定技术进步是好是坏。“许多人,尤其是经济学家,会把这些问题抛给世界的自我调节。我曾经也认为,我们只需要关心生产力,其他一切自然而然就会变好的。诚然生产力是最重要的经济统计数字之一,但这种寄希望于命运的理论已经不再是事实了。”

“这是经济学不为人知的阴暗面之一,”他补充道,“技术进步的确会推动经济增长并创造财富,但并没有任何经济规律说每个人都会从中受益。”

路在何方?

尽管在这个方面还有许多争论,但我们已经可以作出合理的推论:不用多久,卡车司机、出租车司机、邮政人员和仓库职员的数量就会减少。那么占据人群60%的没有读过大学的人该如何自处?这一弱势群体如何获得收入、如何得到工作所带来的成就感?对此或许我们能寻找一条新的道路。

谷歌已经认识到了技术发展所带来的关于就业的巨大挑战,并于最近宣布向非盈利社会组织捐赠10亿美元以帮助工人适应新的经济发展。

麻省理工学院的丹尼拉·罗斯(提出应对工人进行技术教育)等计算机科学家以及马克·安德森(提出应创造新就业机会)等风险投资家所提出的解决方案都远水解不了近渴。要执行这些方案需要时间,而且,坦白说,对大多数煤矿工人进行培训、指望他们能成为数据挖掘师是不切实际的。

硅谷的一些知名企业家将最低基本收入的普及作为失业的解决方案,像eBay创始人皮埃尔•奥米迪亚和特斯拉的埃隆•马斯克等人也支持这种做法。

但正如麻省理工学院的经济学家埃里克•布林约尔松和安德鲁•麦卡菲所指出的那样,普遍基本收入并不能像其他政策一样,能让人们持续地参与工作,并提供工作的成就感。

这种提议也不太可能获得必要的政治支持。

那么什么提议才是有帮助的?

在今日仍有一类工作对我们的社会至关重要。我们中的许多人都将会需要这类服务,但这些工作经常是低自尊、低工资的,职业发展前景也不大。

一些人正在设计所谓的社交机器人来做这些工作。然而,这些工作我们绝对不会希望由机器人来为我们做,尽管机器有可能提供有用的帮助。

这种工作是看护。这个大类里包括照顾看护老人、家庭健康助手、婴儿保姆、月嫂、看护残疾人等并陪伴他们。

我们应该提高这类工作的收入,使其能享受更好的待遇和受到更多的尊重。不过现在的条件对于那些没有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来说,也还是可以接受的。

罗瑞·佩妮指出,许多传统的男性职业都面临着被自动化夺走工作的危险,而照料工作传统上是大多由女性完成,然而,一旦看护类工作的待遇提升,其他选择有限,那么性别差距就会改变。

不可否认的是,这种待遇的提升其代价将是昂贵的,但普遍最低收入和许多其他提议的项目也一样。

自动化程度提高所带来的财富应当被更广泛地分享给每一个人,并且也可以被用来资助看护项目。

与其期望卡车司机和仓库工人能迅速重新进行培训以与孜孜不倦、越来越厉害的机器竞争,不如让他们发挥身为人类的优势,成为我们的长辈、孩子和特殊人群的伙伴和照顾者,同时也创造了工作机会。

通过这一行动,社会既可以为我们劳动力中最弱势的群体创造就业机会,也可以改善所有人之间的情感维系。

这类工作的关键技能是同理心和建立人际关系的能力。同理心即意在推己及人,照顾他人的感受,而机器在这一点上并不能做到和人类一样。人类的成长有赖于真正的人际关系,与彼此的情感维系,你不会想让机器人照顾你的孩子,而一个生病的老人也需要被爱、被倾听。这是人类最擅长的工作,无论是目前,还是未来。

随着社会老龄化,对看护、护理人员的需求将会增加。根据联合国的数据,自1950年以来,60岁以上的老人数量增加了两倍,中老年人口的总和预计到2050年将达到21亿。

看护方面就业的增加是我们的经济从第一、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的长达十多年的更广泛的转型的一部分。人员向看护行业的转移可能会促使我们重新思考我们的一些价值观——与其在更花哨、更昂贵的电子产品上花钱,我们能不能利用这些钱来为人们的情感维系添砖加瓦,让世界增添更多的社交、陪伴和友谊?

为了实现这个愿景,社会应该找到一种途径来大幅改善这些帮助老年人和特殊需求人群的看护者的待遇。

现实地说,看护行业待遇的上升将需要政府的项目和资金支持。由于自动化的发展,这些项目的成本可以通过增加经济增长和提高生产率来消除。

许多对技术工作不感兴趣或不擅长的工人可以在各种各样的看护职业中接受培训和认证。有些人仅仅是做陪伴他人的工作,其他人则可能获得教师、护士等类似证书。

对于许多失业工人来说,看护孩子、照料老年人等工作是一个现实的选择,更是一项充满人情味的、也是人类独有的工作。

本文来源前瞻网,转载请注明来源!(图片来源互联网,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p16q0

分享:
标签: AI 工作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

前瞻网微信二维码

前瞻网官方微信

发现趋势,预见未来!

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

前瞻产业研究院

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扫一扫立即关注。

文章评价COMMENT

还可以输入2000个字

暂无网友的评论
关注我们
前瞻网微信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

意见反馈

×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