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前瞻官网
前瞻网
a 当前位置: 前瞻网 » 资讯 » 大咖

天使or魔鬼:亲人、朋友和同事们眼中的马斯克

分享到:
 走马财经 • 2021-01-12 10:10:53 来源:走马财经 E3421G0

本文是美国知名科技媒体《连线》杂志,历时60多天对马斯克身边人的采访。

作者  Amit Katwala

编译|走马财经  来源|走马财经(ID:zoumacaijing)

伊隆·马斯克,科技行业有史以来最具知名度和争议性的人物之一。美国知名科技媒体《连线》杂志,历时60多天,采访了马斯克的家人、朋友和同事,为你揭秘一个不为人知的全球首富。

2

他嗜书如命,他从不言弃,他冷酷无情,他不留退路,他绝不贪财,但也被同事们描述为一个自私贪功的人,他拼命工作,玩起来拼命享乐,他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梦想,那就是带人类走出地球,进入火星,将来成为一个跨星球物种。

有人说他是天使坠落凡间,也有人形容他为最冷酷无情的魔鬼。

伊隆·马斯克是科幻小说式的人物,他的一个朋友这么说。在某种程度上,这位SpaceX和特斯拉的CEO就是典型的科幻型亿万富翁——就像托尼·斯塔克和《辛普森一家》中的汉克·斯格皮奥——拥有火箭、过山车般的个人生活和跑车——其中有些正以每小时13000公里的速度远离我们(指SpaceX火箭)。

了解马斯克的人都说,他走上人生巅峰是注定的事情。

1995年,马斯克和他的哥哥金巴尔一起创建了Zip2,一家在线地图和目录导航服务公司(类似于百度地图+大众点评),四年后他们把公司卖给了康柏,马斯克从中获得2200万美元(1650万英镑),随后,他将其中大部分资金投入了在线银行X.com。这家公司最终变成了贝宝(PayPal),又为他赚了1.65亿美元。

随后,马斯克又找到了另一个兴趣所在,并将生命的最近17年奉献给了它。在他看来,通过电动汽车公司特斯拉、火箭公司SpaceX、能源创业公司Solar City、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隧道建设公司Boring company,当然,还有大肆宣传的超级高铁,目标都是为了拯救人类避免于最终的自我毁灭。

马斯克的创业之旅向来变幻莫测。

2008年,特斯拉和SpaceX双双濒临倒闭,马斯克只能向朋友借钱来维持生活。即使经受住了那场风暴,他仍然在胜利和灾难之间徘徊。

2018年2月,SpaceX的“猎鹰”重型火箭成功试飞,随后特斯拉经历了数月的动荡,从大众化车型Model3的生产问题,到道路和工厂的安全问题。

在两个多月的跟踪报道中,马斯克的朋友、家人和前同事们向《连线》杂志讲述了这位亿万富翁成功和挫折的原因,以及这些性格特征对SpaceX、特斯拉和未来的火星移民可能意味着什么。

1.嗜书如命

马斯克的叔叔史考特·霍尔德曼:“他去任何地方都拿着书。他总是看书,而且常常是深奥的书籍。那是你从他身上最早看到的特质之一。他喜欢这样高强度的阅读,而且都是关于未来和成功的书籍。”

马斯克在丰业银行实习时的老板彼得·尼科尔森说:“他对各种创意、宏大的想法着迷。每当我们处理问题时,他总是倾向于回到第一性原理。我们花了很多时间讨论难题,讨论物理学和生命的意义以及宇宙的本质。”

马斯克的朋友克里斯蒂·尼克尔森:“我和埃隆的每一次谈话都是以一个问题开始的。他总是说,‘你觉得某某怎么样?’,而某某就是我们必须解决的问题。”

霍尔德曼:“即使在很小的时候,他也总是会去找房间里最成功的人,他只是站在那里,倾听,然后问非常尖锐的问题。他们总是非常聪明,非常有目标感。他会离开堂兄弟姐妹,来到这里和他认为在某个领域取得成功的人共度时光。”

Playway Global联合创始人彼得·巴雷特,管理过在火箭科学协会实习期间的马斯克:“他总是表现出好奇心——这是我在风投界寻找的企业家特质:为什么会这样?它是如何工作的?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它不能以其他方式运转呢?”

克里斯蒂·尼克尔森:“(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去了他们位于多伦多北部的公寓。那里很小,大概有12个人。我记得很清楚,可能是因为我走进了一间我不认识任何人的房间。他们都是家人和亲密的朋友。我们打了招呼说‘嗨’,两句话之后,他就开始问我‘你觉得电动汽车怎么样?’”

“而令我震惊的是,他以多快的速度进入一场极富思辨色彩的对话。与他交谈时,您必须全神贯注,因为他会很快把谈话引入哲学或科学领域。他绝对不会浪费时间,而且我认为他根本没空搭理那些对这些话题不感兴趣的人。”

Zip2的前首席执行官,同时也是Jupiter Intelligence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里奇·索尔金:“我认为Elon总是在考虑所有事情——无论是在接下来十分钟需要立即完成的短期战术任务,还是十年内的长期战略任务。”

火星学会的创始人罗伯特·祖布林说:“当我遇到Elon时,很明显,尽管他有科学的头脑并且了解科学原理,但他对火箭一无所知,完全没有概念。那是在2001年,到2007年,他对火箭已经无所不知——他真的非常了解所有细节。您必须进行认真的研究才能了解他现在掌握的有关火箭的知识。这不仅仅是与专业人士谈话能学会的,你必须啃透一些书才行。”

2.永不止步

霍尔德曼:“他有那种难以置信的动力,可以每周不停地工作70、80乃至90小时。我第一次真正注意到这一点是有一年圣诞节,当时他和他哥哥创立了Zip2,他们拜访了我们家。当天每个人都在拆礼物,而伊隆从起床到圣诞节结束,他都在那工作,每天都是如此。”

马斯克的第一位员工,Zip2的销售代表杰夫·海尔曼说:“我曾经去过他的公寓。一间卧室的地板上有一个床垫,还有约30个中餐外卖盒。就这些东西。也许你认为拥有公寓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因为其他人这样做了,但是从功能上讲,它(拥有公寓对于马斯克)没有任何作用。它没有意义,因为他住在办公室。”

Zip2产品开发副总裁吉姆·安布拉斯:“伊隆大概每三个天就有一个晚上睡在办公桌下,有时甚至是两个晚上就有一个。那是水泥地上的工业地毯。他没有枕头,也没有睡袋。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睡着的。”

杰夫·海尔曼:“他会熬夜编程,然后让我们在早上来踢醒他,因为他会睡在睡袋椅上,但他不想睡觉。睡觉并不是对他努力工作的奖励,而是障碍。圣诞节、社交骑行、甚至睡觉——马斯克认为这些要么是干扰,要么是挑战。

安布拉斯:“我通常比其他人来的早,所以通常我是要叫醒Elon的那个人。有时候,如果我们早上有客户会议,我就不得不让他回家洗个澡或之类的,因为他那个样子没法开会。”

索尔金:“Zip2有一众山地自行车好手。有一条非常难、但相当受欢迎的登山坡道——这条坡道把海湾和海洋隔开,他们会定期参与这项运动。”

安布拉斯:“我们邀请伊隆周六上午参加骑行,他同意了。这是我和伊隆在工作之余唯一的社交活动。要爬很长一段路,非常陡峭,而且那天很热。我们都觉得那很有挑战性。其中有个人是他的表弟拉斯·瑞夫,他也在Zip2工作,特别有运动天赋。他在那里击败了我,但当我骑到山顶时,拉斯扔了他的午餐。他吐了一地,这说明这活动有多难。”

索尔金:“伊隆当时的身体状况远不如其他人好,也远不如一个经验丰富的山地自行车手,但他不可能放弃。”

安布拉斯:“我们都在山顶等他,我们以为他转身回家了。然后我们看到他在拐弯处过来,全身都是红色,是那种紫红色。他当时骑着自行车,而不是步行,很明显他的举动无异于自杀,他看起来像是在自虐。当人们问我伊隆有什么不同时,我知道世界上其他任何人都会转身回去,因为他们的身体条件不允许他们骑完。”

3.冷酷无情

索尔金:“伊隆是我这辈子见过的最冷酷无情的人。如果你有合适的人,建立了正确的文化,这确实是非常引人注目的。这和我跟史蒂夫·乔布斯一起工作时看到的情况非常相似。”

安布拉斯:“他总是谈论像维亚康姆的雷石东这样的人如何努力工作,如何逼迫自己,如何折磨自己。他崇拜那些为了成功不惜牺牲生命的人。”

Peloton Technology联合创始人、特斯拉前工程总监戴夫·莱昂斯:“2007年12月,我们四个人穿越美国飞到底特律,查看变速器的研究进展。这段时间,他把自己逼到了极限,他认为他的一切都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我得解释一下,他说:‘我把所有的钱和友谊都赌在了这件事上。它必须成功。你需要做任何事来实现这个目标——你需要使用特种部队的方法来做出这个变速器。那天晚上,我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这个人是多么投入。在我的生命中,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人愿意像我那晚看到的他那样赌上一切。”

阿姆布拉斯:“他在日程安排上总是极端激进。每个项目要么是一小时,要么是一天。没有一件事会超过一天。几周后,我意识到,每当他说一个小时,就像是一天或几天的工作量。如果他说一天,那至少是一周的工作量,也许是两周。他的预期与其他人不在一个数量级。”

SpaceX前测试工程师杰里米·霍尔曼:“他从不向我们提出成本方面的要求,他总是提出时间方面的要求。时间是金钱,最后,我们只有更努力、更长久地工作。”

安布拉斯:“我记得有一次,他晚上9点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他很生气,因为他们的阁楼里没有多少工程师(加班),要知道那已经是晚上九点。我偶尔会尝试周末休假,伊隆在办公室,他会给我打电话,找一些理由让我去帮他。我想他只是想让我周末去办公室加班。”

霍尔曼:“我是在猎鹰1号首次发射前结婚的。伊隆对此不太接受——他不认为这是我请假的一个好理由。他把我叫进他的小办公室,问我改期要多少钱。我的回答是,那要花比他更多的钱。他不太明白我的意思,因为他很有钱,但我说将因此失去我的未婚妻,你赔不起。”

安布拉斯:“他肯定和人发生过很多冲突。部分原因是,有些人有不同的意见,而伊隆有时只是想要证明自己是对的,这就会引发一些问题。他对任何程度的不称职都不能容忍。”

索尔金:“那种时候,伊隆很快就会产生解雇别人的想法,而我本可以用一种更成熟、更平衡的方式来处理这些事。我们有一个非常紧张、苛刻的企业文化,这是非常不宽容的,在某种程度上,由于我有20多年的经验,这对我们取得现在的成果是不必要的。”

莱昂斯:“这基本上就像‘你最近为我做了什么?',最近指的是这周,今天,而不是你上周可能已经解决的问题。”

4.不留退路

3

Vector Launch首席执行官,同时也是SpaceX联合创始人吉姆·坎特雷尔:“当他生气的时候,他真的很生气。我和他第一次发生冲突,是因为猎鹰1号的燃料箱问题。当他看到我关于这些燃料箱要花多少钱的邮件时……他那最出名的能让人耳聋的电话来了。我当时正在路上,我想在盐湖城国际机场的停车场里找个停车位,我开车到处转,他在电话里对我大喊大叫。他嚷嚷着那些燃料箱要花那么多钱是胡扯。我记得他说,‘如果这些燃料箱一套要花100万美元,我会让你和我亲自去焊接它们。’”

莱昂斯:“他有一种快到斩乱麻的本领。他一直在挑战现状,不能容忍任何推诿搪塞。他绝对是破釜沉舟,不留退路,唯一的办法就是勇往直前,他会带领他的团队不惜一切代价做到这一点。伊隆总是能通过这种策略(不留退路)创造自己运气,我对他这种能力绝对印象深刻。我永远不会赌他输,但我个人不知道是否还能在这样严酷的环境里待下去。”

祖布林:“他可以提出一些大胆的想法,然后开放地向大家征询意见修正它们,使之朝着实用的方向发展,这是一个很大的优势。如果他是纯粹的大胆,他会是一个科幻小说作家,不会是现在的他,这很难描述。虽然伊隆不是一个科幻作家,但他是一个科幻人物。如果说科幻小说预言了潜艇和火箭飞船,那么它也会预言伊隆·马斯克这样的人物 。”

莱昂斯:“这是一种自上而下完全以结果为导向的文化。从根本上说,当他描述特种部队的方法时,至少当我听到这句话时,这里面隐含的意思是,‘我并不在乎你如何得到结果,只要得到结果就行了。这种“结果导向”的文化可能会促使很多人开始走捷径。(特斯拉)现在(指2018年的危机)是我上任以来第一次陷入困境,你会发现一些人受到激励,去做一些从本质上来说很危险的事情。因为这是你升职的方式,这是升职加薪的动力。获得晋升的人不一定是真正做了所有伟大工作的人,只是这些人能够以一种伊隆喜欢的方式展示自己。”

特斯拉底盘动力工程总监拉尔斯·莫拉维:“每天,他都不会浪费时间。他走进会议室,阐明自己的观点,然后出来了,继续下一个挑战。伊隆不会花太多时间在运转良好的事情上,而是会参与到运转不畅的事情中去。他喜欢解决问题。”

5.钱不是目的

祖布林:“人们有时会问我,是什么激励了伊隆·马斯克,我告诉你不是钱。伊隆当然喜欢钱,觉得钱有用,但这不是他的目的。”

彼得·尼科尔森:“他刚刚卖掉Zip2的时候,那年圣诞节,他和女朋友一起回到了加拿大。他们俩乘坐一辆通宵巴士,在圣诞节后的第二天来到蒙特利尔。他打电话给我,说。‘我就在汽车站这儿。我想去看看你。’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天,我开车去蒙特利尔市中心的公交车站,他和他的女朋友站在人行道上,形单影只,是你能想象到的最孤独的一对情侣。他拿着一个很大的曲棍球行李袋,里面装着他们所有的东西,他们站在寒风中瑟瑟发抖。这真是太奇怪了。这个人刚刚卖掉了自己的公司,卖了两千多万美元,你根本不会想到他会这么寒酸。我认为这反应了这个人的一条本质。钱只是他达成更大目标的手段,不是目的。”

巴雷特:“好奇心和弄清事情真相的能力与你赚了多少钱无关。他的成功意味着他能(承担)更大更艰难的挑战。我认为,他对钱唯一感兴趣的地方,就是能够以别人无法做到的资源做一些事情。”

6.独享荣耀

对于马斯克来说,钱可能是实现更大目标的手段,但他对讲故事和好莱坞的痴迷表明了他对聚光灯的热爱

克里斯蒂·尼克尔森:“他是被人类伟大的善念所驱使。就我观察,他完完全全被改变世界的愿望所驱使。他想接受一些最大的挑战并克服它们。这是许多伟大发明家的特点,但对他来说,让他与众不同的是,他会接受最疯狂的想法,而且实际执行它们,并让它们成为现实。”

霍尔德曼:“你不会有他想成为亿万富翁的感觉,也不会有他想出名的感觉。他想做的是有所成就。他基本上是想拯救人类——这听起来很宏伟,但他认为他将通过清洁能源,节能汽车,高效太阳能加热和太空旅行为拯救人类做出贡献。他认为人类需要逃离地球。”

祖布林:“他不是特蕾莎修女。他并非没有自私自利,但他的自私自利是莎士比亚戏剧亨利五世式的,他为了荣誉而自私。”

安布拉斯:“我的团队夜以继日地工作,为《纽约时报》创造了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内容演示机会。伊隆和我争论由谁来做演示——他想做,但他不知道演示是如何进行的,而且当时他在给客户做演示时也不是很流畅。但伊隆想要成为抛头露面的人——在Zip2时已经是这样,在Zip2之后更甚。”

“你不会有他想成为亿万富翁或想出名的感觉。他想拯救人类"

斯科特·霍尔德曼

蒂姆·芬霍尔兹,《火箭亿万富翁:伊隆·马斯克、杰夫·贝佐斯和新的太空竞赛》一书的作者:“他对自己正在做的事情充满激情——他喜欢谈论它。像其他有权势的人一样,他喜欢控制自己的形象,所以当媒体同意他的观点时,他很高兴,当媒体不同意他的观点时,他会表示反对。”

克里斯蒂·尼克尔森:“他一直对讲故事和好莱坞很着迷,也许这是因为他长期生活在洛杉矶,但我认为,他性格中就有喜欢成为焦点的一面。”

Cyph联合创始人乔什·勃姆,前SpaceX公司软件质量分析师:“有很多名人会来工厂参观,他喜欢亲自带这些人参观。我记得有一次我去洗手间的时候,碰到了(演员兼企业家)约瑟夫·高登-莱维特。还有一次,我面朝外坐在餐厅里,发现伊隆坐在我对面的一张桌子旁,正和詹妮弗·安妮斯顿一起吃午饭。”

祖布林:“人们有时会说,‘好吧,他是个表演者,他是个混蛋,他想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好吧,他想成为伟大事业的焦点。这既是他的优点,也是他的缺点,这同时是关于他的最有吸引力和最令人不安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你几乎从来没有在SpaceX听到其他人的原因,因为他不与任何人分享荣耀。这些都是伊隆(的个性)。他想为人类创造伟大事业,也要为此而独享荣耀。”

7.拼命工作 拼命玩乐

巴雷特:“在我们发出的职位描述中,一个要求是你必须会玩《毁灭战士》,另一个要求是要有命运感。可以说他在这两方面都干得不错。《毁灭战士》消耗了Rocket Science的大部分网络带宽。大家并没有开外放,因为他们不想搞得人尽皆知,所以你会听到键盘敲击的微妙声音,也会听到当有人拿火箭筒突然发射时引发的窃窃私语的叫骂声。这都是伊隆的创意。”

弗恩霍尔兹:“当你遇到他时,他是一个非常严肃的人,他对自己生意背后的科学非常认真,但他也有一种幽默感,有时会把你逗笑。''

勃姆:“他确实有幽默感。我记得我的入职迎新视频,Elon真的讨厌首字母缩写词,在这段视频中,他解释了我们有一个‘无首字母缩写词政策’,简称NAP。”

霍尔曼:“随着SpaceX越来越大,节日派对也变得声名远扬。第一次假期聚会只是在Elon的家中举行,只有12个或15个人带着自己的配偶或至亲参加。然后他们一步一步变得越来越名声响亮,那曾经非常有趣。从各种高档餐厅到工厂里的盛大派对,装满了狂欢节之类的东西。Elon真的很善于鼓动他人努力工作,但当机会来临时,他会确保大家真的玩得开心。”

勃姆:“伊隆的许多异想天开和犯傻的一面显露无疑。假期派对是最大的聚会,他们为此不遗余力。这是我见过的最疯狂的事件之一。我们有一个巨大的成人规格的球坑,就像你在Chuck E. Cheese ' s或其他孩子们玩乐的地方看到的一样,里面有大大的彩色球,人们会跳进球坑里。那里有很大的特技垫,你可以从三楼跳下去。场地太大了,大家甚至需要一张地图才能走遍各地。我从来没见过伊隆那样疯狂地跳舞,他显然非常享受,我觉得他参与了整个计划。”

安布拉斯:“伊隆一直很喜欢汽车。他曾经经常谈论迈凯轮F1——当时世界上只有64辆,而且是当时速度最快的量产车。Zip2被AltaVista收购后,我说:‘伊隆,现在你应该去买辆迈凯轮F1。’他看着我,然后说,‘真的吗?’ ‘是的,伙计,你刚刚赚了2500万美元,就拿出赚了2500万的样子来!’这只是一辆价值100万美元的车——买它。’所以一周后,他就买下了。他在佛罗里达州找到了一个人,那人有两辆这个车,然后伊隆花了100万美元,从出售Zip2中拿出一笔钱来买下了迈凯轮F1。”

X.com和PayPal的运营及公关副总裁朱莉·安德森:“当第一位行业记者来到我们新办公室进行采访的那天,我确信我期待着一些正常的事情——我们讨论了话题,制定了一个采访计划——但结果我们却在一个停车场里,伊隆展示了他上周抵达的迈凯轮F1。‘炫耀’甚至不是一个准确的词,因为伊隆就像一个在糖果店里的孩子一样,对那辆车兴奋不已,他甚至可以说爱上了那辆车,爱它的稀有、昂贵和酷炫。但考虑到当时,对于伊隆到底是真才实学还是满嘴跑火车的骗子还没有定论,我感到自己的公关专业身份受到了极大的羞辱 。”

阿姆布拉斯:“有趣的是,当我跟他谈起这件事时,他似乎更兴奋的是,两小时后埃尔顿·约翰试图从佛罗里达的那个家伙那里买那辆迈凯轮F1,但伊隆抢先了一步。我想他可能对这一点感到更骄傲,而不是买了这辆车。”

坎特雷尔:“他会开着这辆百万美元的迈凯轮,把它停在埃尔塞贡多的大街上。我当时的反应是,‘伊隆,有人会抢走你的车,’但转念一想,他们可能以为他是个毒枭之类的,没人敢碰他的东西。”

8.走出地球 逐梦火星

祖布林:“2001年,火星协会在硅谷举办了一场资金筹集活动。入场券是500美元一顿的晚餐,我们从某人那里得到了一张5000美元的支票。那个人叫伊隆·马斯克。”

巴雷特:“电影导演詹姆斯·卡梅隆也在场,他、伊隆、鲍勃·祖布林和一群美国宇航局的人坐在一起谈论机遇和未来。”

祖布林:“他读过我的书《火星案例》,对扩大人类的触角进入火星,从而使人类成为太空文明的想法非常感兴趣。”

霍尔德曼:“他反复说过,太空旅行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他最喜欢的书是《银河系漫游指南》——那是他十几岁的时候读的。”

巴雷特:“我记得他说过,除了追求这个梦想,他别无选择,因为一旦他想到这个目标,他就永远无法释怀。”

坎特雷尔:“他最初的想法是把老鼠送上火星。我称之为色情之旅——他想证实它们可以繁殖,然后返回地球。”

祖布林:“他对此非常感兴趣。当时最便宜的运载火箭在俄罗斯。我把他介绍给了我的朋友吉姆·坎特雷尔。”

坎特雷尔:“他说话叽里呱啦的非常快。不是“你好,你好吗?”这种销售式开场白。就像在听电视上的布道或是朋友来电。我几乎可以背诵我听过很多次的演讲。他说,‘我是伊隆·马斯克,互联网亿万富翁,我创立了PayPal和X.com,以1.65亿美元现金将X.com卖给了康柏,我本可以在海滩上喝鸡尾酒度过余生,但我认为人类需要成为跨星球物种,我想用我的钱做一些事,证明人类可以做到,我需要俄罗斯火箭,这就是为什么我给你打电话。”

祖布林:“他们(坎特雷尔、马斯克和迈克·格里芬,未来的美国宇航局局长)去了俄罗斯,体验了一番那里的盗贼文化。每个人都想敲他们一笔。”

坎特雷尔:“(俄罗斯火箭公司NPO mashinostroroyeniya)有一个人,又瘦又矮,牙齿还掉了几颗。我们被告知他就是总设计师。伊隆开始了他在电话里对我说过的演讲。你可以看到那个人明显变得不高兴。他什么也没说,但开始坐立不安。他问了我们几个问题,然后开始断断续续地回答说这是一种战争武器,说这根本不是资本家用来去火星执行什么狗屁任务的,然后他往我们鞋子上吐唾沫!伊隆转向我,问道,‘他朝我们吐口水了吗?’我说,‘是的,我想他是这么做的。我认为这是一种不尊重的表现。’”

祖布林:“他意识到,如果想要便宜的运载火箭,就必须有人在美国制造。”

坎特雷尔:“他离开时决定不要在俄罗斯建造任何东西,因为,用他的话说,这对他来说就像一个疯人院,他不希望自己的钱消失在俄罗斯的某个仓库里。他宁愿在美国做。”

坎特雷尔:“我们逃了出来,登上了达美航空返回纽约的航班。(迈克和我)坐在后面。伊隆就在我们面前,一边疯狂地在电脑上打字。迈克用胳膊碰了碰我,说:‘你觉得那个白痴天才在干什么?'然后伊隆转身说,‘嘿,伙计们,我觉得我们可以自己造火箭。'”

祖布林:“历史上一直有亿万富翁决定成为开拓太空前沿的人。无论如何,他们都会投入至少5000万美元的启动资金给一些有远见的工程师,让他们去启动游戏,然后到了一定程度,困难会增加,他们就会退出。当伊隆创建SpaceX时,我们很多人也认为这将会发生。这个俗套的模式就像:你有一个有钱的孩子,得到了火星虫,玩了几秒然后走开了。”

坎特雷尔:“2001年秋天,火箭专家约翰·加维带他参观了他所有朋友的家。他们甚至带他去做火箭引擎测试,火箭炸了,就在试验台上。埃隆并没有被这一切吓倒。他突然意识到,嘿,如果你们这些有点小钱的人能在自己的车库里造火箭,那么我们能用真金白银和硅谷式的领导力做什么呢?这就是伊隆真正获得灵感的地方。在这次火箭试验中,他好像改变了宗教信仰。”

祖布林:“伊隆的做法非常特别。他不只是把钱投进去。他把他的心、他的灵魂和他的思想都投入进去。他在这方面倾注了他的天赋——不只有他的技术天赋——虽然我认为他的技术天赋也是一流的,但还有其他人可以与他比肩。无与伦比的是他的商业才能,招募合适的人才,创造合适的公司文化,打败那些想要通过政治摧毁他的人。”

坎特雷尔:“伊隆真的不在乎钱,他想去火星。它总是专注于火星,而不是市场。我是那个关注市场的人,我说,‘嘿,伊隆,你看,我们必须获得投资回报。'他对我的回答是,‘我真的不在乎投资回报。'”

霍尔曼:“他非常重视他赋予公司的独特抱负。无论是特斯拉还是SpaceX,无论他在做什么,总有一个崇高的远大目标。从SpaceX一开始,我们就知道猎鹰1号是一个测试飞行器,猎鹰9号会更大,然后最终我们会发射更大的东西去火星。整个计划是降低成本和加快使人类成为多行星物种的速度。”

坎特雷尔:“他甚至不会想象自己会失败,真是难以置信。我们在SpaceX的第一家工厂时,隔热材料从天花板上掉下来,地板很脏,我无法上网,他因为别的什么事情还冲着我大喊大叫。我走到厨房往外看,看到一只老鼠在他的迈凯轮下面穿过。我想,‘是的,我们要在这里造火箭吗?’”

“你必须对你正在做的事情充满信心和激情,你正在做的事情才能成功,而他做到了。我们很多人,包括我自己,都不知道他怎么可能成功。他看不出自己怎么会失败。”

克里斯蒂·尼克尔森:“我认为SpaceX是他的心脏和灵魂。我知道人们首先想到的是特斯拉,但我认为SpaceX才是他的心之所在。他的灵魂在SpaceX,我想他会为此放弃其他一切。”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走马财经(ID:zoumacaijing),译者:马踏,TMT产业资深(也就是老)观察者

本文来源走马财经,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前瞻网的立场。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品牌合作与广告投放请联系:0755-33015062 或 hezuo@qianzhan.com

p21 q0 我要投稿

分享:
标签: 马斯克 采访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

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

前瞻经济学人

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等。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

前瞻产业研究院

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经济学人 让您成为更懂趋势的人

想看更多前瞻的文章?扫描右侧二维码,还可以获得以下福利:

  • 10000+ 行业干货 免费领取
  • 500+ 行业研究员 解答你的问题
  • 1000000+ 行业数据 任君使用
  • 365+ 每日全球财经大事 一手掌握
  • 下载APP

  • 关注微信号

文章评价COMMENT

还可以输入2000个字

暂无网友的评论
前瞻数据库
企查猫
前瞻经济学人App二维码

扫一扫下载APP

与资深行业研究员/经济学家互动交流让您成为更懂趋势的人

下载APP
前瞻经济学人APP

下载前瞻经济学人APP

关注我们
前瞻经济秀人微信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

我要投稿

×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