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前瞻官网
前瞻网
a 当前位置: 前瞻网 » 资讯 » 大咖

涛思数据陶建辉:我在49岁时开启了第3次创业

分享到:
 GGV纪源资本 • 2020-07-04 17:00:56 来源:GGV纪源资本 E4392G0

2

作者|陶建辉  来源|GGV纪源资本(ID:GGVCapital)

开源(Open Source),全称为开放源代码,用户可利用源代码,在其基础上修改和学习,即把核心源代码完全开放给程序员们之后,大家就能在你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和学习,修复你自己也没有发现的漏洞。举个不太恰当的例子,这就像是一家餐馆,突然把自己最热门的菜谱贴在了门口供同行学习,切磋进步。良好的意愿、开放的心态,和潜在的经济损失将同时发生。

这种开放心态贯穿了全球领先的物联网大数据平台涛思数据创始人兼CEO陶建辉Jeff的创业思路,也贯穿了他的人生——

TDengine在2019年7月份正式对外开源,目前在GitHub社区的反馈相当不错,获得的star接近12000,Fork数接近3000。而Jeff本人大学专业是天体物理,工作在摩托罗拉,曾经创办了和信和快乐妈咪两个完全不同的公司,现在又去做开源软件,他的创业之路,似乎从不设限。

Jeff是如何做到的?GGV又为何持续看好涛思数据?来今天的《创业内幕》听Jeff和GGV纪源资本的高级投资经理麦采尧聊聊物联网大数据背后的那些事儿。

2

Lily:

先请Jeff介绍一下涛思数据以及您个人吧。

陶建辉Jeff:

我是一个年龄比较大的创业者,今年已经50多岁了。我1986年考到中国科大,90年代初到美国读天体物理,1997年起在芝加哥的摩托罗拉、3Com工作,2008年回到北京创业。我创办的第一家公司叫和信,做实时消息推送,2013年这家公司被台湾联发科技收购了。2013年又创立了快乐妈咪,专门做母婴健康平台和智能硬件,这家公司在2016年年初被太平洋网络收购。2017年5月份我再次出来创办了涛思数据,专门做时序空间数据的实时高效处理。

涛思是一家专门做技术软件的公司,专注物联网大数据处理,它不依赖任何开源或者第三方软件,我们开发了一个高性能、可伸缩、高可靠、零管理的物联网大数据平台,叫作TDengine。这个软件能将数据库的缓存、消息、队列、流失、计算等功能完全融合在一起,而且针对物联网大数据的特点做了很多优化。

Lily:

您大学时学的天体物理,工作在摩托罗拉,创办的和信和快乐妈咪是两个完全不同的公司,现在又去做开源软件,可以看到您几次创业经历有非常大的转型,每次转型背后的动力是什么?

陶建辉Jeff:

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三次创业,因为我认为再美的风景都无法长留,连续创业也是这样。比如我在安徽读大学,但安徽的黄山再美,你都无法在黄山呆一辈子,你爬完黄山还想爬泰山,还想去桂林看看,看完中国的风景你还想看看美国的大瀑布和大峡谷,想一直看下去,直到走不动的那一天。你绝不能在一个地方长留,这个理念驱动我不停折腾,就想折腾着做点真正有价值的事情。我之前也和涛思的同事们说,你们要是觉得自己真是做技术的,就要在涛思数据做到最好,我希望你的程序在20年之后还有人用,那才是你真正值得自豪的事情。

说到创新,我认为最容易的创新叫跨界创新。

我在美国一直做无线数据的通讯设备、骨干设备,和信实际上和这个通讯设备很像,但是在领域上有所不同,我跨出了半只脚,但有一只脚还是在通讯领域,因此这并不是完全的跨界。

我的第二家公司是快乐妈咪,当时公司已经被联发科技收购,联发科技是做手机芯片的,我对智能手机相当了解,所以要用智能手机来做健康数据的采集、分析。实际上我又跨出了半只脚,但还有半只脚在以前的领域里。

第三家公司涛思数据,实际上再次跨出了半只脚。因为快乐妈咪,我对物联网、智能硬件的场景、痛点有了非常多的了解,这里面有机会。同时,在技术上又跟第一家公司有关联,和信做的就是消息的转发,2008年我们就做了一个消息队列,实际上时序数据的处理和消息队列的处理很像。因此不能说是完全跨界,它算是跨了一点界,同时又进入一个新领域,这个时候的创新特别容易。

Lily:

从2008年您回北京创业到现在,已经12年了,12年前的创业环境和现在的创业环境有什么不同吗?

陶建辉Jeff:

环境有不少变化,主要有三点。

第一,中国的风险投资机构更多了,风险投资的总量也多得多,这对创业者来说特别好。

第二,现在中国研发工程师的数量和质量和10多年前相比有了数量级的差别。2008年中国IT或者互联网行业的从业人员数量可能只有现在的1/10,现在可能已经超过千万人了。工程师的质量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很多国内的IT巨头,现在已经是全球巨头,比如阿里、百度、美团等等。

第三,中国的数字化转型在加速,互联网已经延伸到生活的每个角落,因此数字化和信息化也在大大提速,这次疫情也催生了整个行业的变化,会带来更多的机会。

Lily:

您1986年在中科大读书,90年代又去学天体物理专业,您学生时代的个人愿望看起来是想投身公共科研,为什么后来决定进入企业?

陶建辉Jeff:

我1986年上大学的时候,有句口号叫“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社会上宣传的是杨振宁、李政道、钱学森、陈景润这些科学家。当时觉得我们一定要拿到诺贝尔奖,因此那时候就选择了中国科大,而且学了物理。当时的梦想就是做大科学家,那时候叫学部委员,也就是现在的院士,之后又到美国留学,继续学物理。

我1994年到美国的时候,互联网已经兴起,需要大量的IT人才。我虽然学物理,但我们天天在电脑前面写软件。当时我们接到工作offer之后发现,工资比我们天体物理的教授还高。那时候我们情怀还不够,一下子就被钱诱惑了,加入了摩托罗拉。

我才工作了一年,就买了房,买了车,什么都有了,如果我继续念天地物理,那就只能做博士后了,而且还要继续做研究——这还是一个很现实的选择。

Lily:

采尧,我相信Jeff可能是你目前职业生涯里投资过的年龄最长的创业者,你关注的又是前沿科技方向。对于这个,你会不会有顾虑?

麦采尧:

创业分成两层,一层是创业的态度,一层是技术本身的能力,Jeff在这两点上都表现得特别好。按理说已经创业两次,这么成功的创业者再创业的时候可能会比较懒散,但每次和Jeff接触都觉得他是全身心、非常有热情地投入到他做的事情里。从态度上说,他和25岁、30岁的创业者没有区别,甚至他更热情、更投入,他是用最一流的创业者的态度在创业。

从技术上来说,Jeff一直在学习时代最新的东西。他目前做这个事情时,是把新东西和他以前对技术的积累结合起来了。说到技术创业,技术确实在不断更替,但如果在更替的过程中,你能抓住新技术的同时,再结合以前积累的东西,那就能把东西做得特别好。Jeff发挥了他在经验上的优势,也发挥了他的学习能力,这两点结合得特别好,所以我完全没有在跟一个比较年长的创业者接触的感觉,他各方面都是一个很新的公司,一个很新的技术。

Lily:

Jeff,之前的快乐妈咪是to C,现在涛思是to B,你有感受到什么巨大的区别吗? 

陶建辉Jeff:

To C和to B差别很大。to C更强调marketing,产品要做到极致,而to B强调的是资源。因此我在做涛思数据的时候,我知道我的产品是toB,但我认为我不擅长做大客户,所以我做了一个商业模式的创新。我把toC的方法和思路应用在了toB上,开源实际上是我的思路的延伸,之后我参加了很多活动、做marketing,包括我个人写的文章,实际上都受to C技巧的影响。传统to B都希望低调,不爱露面,而我做to B是拼命高调,到处张罗,因此我在用to C的方法来做to B。

Lily:

说回涛思,请您用浅显易懂的语言给大家解释下,什么叫物联网大数据平台?

陶建辉Jeff:

物联网实际上就是各种机器、传感器联上网,联网的目的是采集数据,我们的大数据平台就是提供了一个工具,对采集的数据进行存储、查询、分析和计算。

Lily:

官网上有一个概念叫物联网时序空间大数据引擎,您能给我们解释一下这个拗口的概念吗? 

陶建辉Jeff:

为什么叫引擎?用飞机来举例,飞机的发动机很重要,它就是引擎,但用户看到的飞机并不是引擎,而是一架完整的飞机。涛思做的这个引擎也一样,它不是最终产品,而是要集成到最终的应用软件里,用户是看不见的,但应用软件离开我们这个引擎就无法运转,就像电脑离不开CPU,飞机离不开发动机一样。

我们这个引擎是专门处理时序空间大数据的,为什么叫时序空间大数据?因为物联网采集的数据是按时间顺序产生的,因此它是时序。比如智能电表每隔15分钟产生一条记录,车联网汽车每隔15秒钟产生一条记录。除了带有时间戳之外,这些数据往往还带有未知时间、空间信息,因此我们叫时序空间大数据。

Lily:

采尧,您怎么发现这个领域的机会的?

麦采尧:

首先,基础软件一直是GGV非常关注的领域,我们在这个领域上做了很多投资,比如美国的HashiCorp、Kong,我们也一直在寻找中国的基础软件的机会。基础软件的定义就是跨行业、跨地域,每一个细分领域,不管是大公司还是小公司都需要用的软件,这个软件是跑在一个非常底层的基础架构上。这样的基础架构一旦技术做好,那它的商业价值是非常明显的,所以这一直是GGV非常关注的方向。

第二,过去基础软件比较大的技术革新都发生在美国,包括大数据、云平台等等技术。我们在中国投资主要思考的是有什么变量发生在中国,什么领域中国比美国或者其他国家更领先。比如云环境,那肯定是国外领先一些,微软、亚马逊的云平台使用量、收入和用户量都远超中国。但是中国也有比较领先的地方,物联网就是中国公司做得比较前沿的领域,所以物联网的基础架构一直是我们比较关注的方向。

Lily:

涛思的TDengine选择了开源模式,这会不会对收入造成影响?选择开源模式背后的思考是怎样的?

麦采尧:

不会,这个模式已经很成熟了。就像Jeff说的,这是从C端去获取用户,而它的用户是工程师,如果通过开源的方式,就是让全世界的工程师用你的产品。用起来之后,这样的公司会设一些收费点,当一个大企业使用这个产品之后,免费版本就不能满足需求了,所以企业会买付费版。这和C端APP先抢流量再收费是一个道理,这个商业模式已经被验证了。

我们在美国投的HashiCorp最新一轮估值已经几十亿美金了,在美国至少已经有五六家50亿美金估值以上的公司有同样商业模式,这个商业模式已经被验证了。公司需要做的是在技术点上突破,做到全球第一,让全球所有的大企业、小企业都使用这个产品。

Lily:

您有没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和年轻创业者分享?

陶建辉Jeff:

从技术创业的角度,我可以给年轻创业者分享两个经验。第一,作为技术出身的创业者,最大的好处就是开发产品容易,比如我自己,三家公司的原型都是我一个人在家里做的,包括涛思数据TDengine,我待在家里写了两个月程序,做出的原型就能演示这个产品比竞争对手InfluxDB好得多,这是我们技术人员创业的好处。

但在真正组建团队之前,你一定要找客户和VC谈。如果谈了几十家客户都没人有购买意愿,或者几十家VC没有任何一家愿意给钱,那我的经验就是千万别去创业。因为所有鼓励都是虚的,只有钱才是真正的试金石,只有人乐意掏钱,才能说明你做的产品有未来、有市场。做技术创业,就怕自己觉得自己改变世界特别了不起,没有任何人买单的事情真的别做,不要浪费时间。

第二,很多创业者会忽略的一点就是对人才的渴求。我想告诉大家的是,理想愿景很重要,创始人可以画饼,但它不能代替工资,无论你讲得多好,你一定要掏最多的钱去请人才,这样才能吸引到真正优秀的人才加盟。创业初期,人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只要你掏得起,就一定要花最多的钱,请最牛的人来。

Lily:

Jeff,我听说您号召大家每周末在奥森跑10公里,您为什么会发起这样的跑步文化?

陶建辉Jeff:

我跑步第一是因为年龄增大,不锻炼不行,我可能每天花12、14个小时的时间写程序,所以一定要好好锻炼。2013年以前,我健身是打高尔夫球,但2013年之后就不碰高尔夫了,因为我开始做快乐妈咪了,to C的生意需要我接触用户,而普通用户一般不打高尔夫,因此我发现到奥森跑步快走是最容易接触用户的方式,我曾经召集过很多孕妈一起快走。现在我们跑步也成立了一个Coding Running Learning Club,主要是想把程序员团结在一起,这还能帮我解决用户和人才的问题。我不想做一个高高在上的人,我更希望和大家打成一片,这样才能听到他们的需求,同时也能影响他们。

我现在是公司做市场最重要的人,跑步帮我赢了好几单生意。我也在倡导一种理念,我说过跑步健身是一种新的商务社交方式,因为大家更希望有一种健康阳光的方式进行社交,实际上跑步就是我的一种社交方式。

Lily:

说到创业大环境和创业方向的选择,最近几年从风口论到赛道论,各种各样的探讨层出不穷。Peter Thiel也强调过“垄断是最好的生意模式”,也就是说如果要进入一个行业,就要垄断这个行业,但这和开源文化是相悖的,您怎么看待这种观点?

陶建辉Jeff:

我特别赞成Peter关于垄断的观点。在互联网时代,尤其是全球一体化的时代,只有垄断企业才有利润,才能生存,只要行业内没有垄断,就是打得头破血流,利润只会一年比一年差,而且在一个细分领域内,如果做不到全球前三,那企业生存都困难。我认为追求垄断地位是每个企业需要追求的目标,包括涛思数据。

这和开源是不是矛盾的?不是,我开源也是为了追求垄断。因为在时序数据库里已经有一些开源软件,但做得不太好,我们时序数据库的前身,有叫实时库的,但没有一个做开源。我通过开源的手段把竞争对手全灭了,我就告诉你,因为我们产品做得好,我还开源。当全世界只有几家公司能生存的时候,那就是我们能赚钱的时候。开源帮助我完成垄断地位,如果不开源我根本垄断不了。

就像我们TDengine这个产品,它是工业互联网里所必需的,当世界上30%以上的企业的物联网平台都用了我们的软件,那实际上我们就已经成为物联网行业的空气和水了。因此追求垄断是必须的,而且是我们涛思数据的目标。

Lily:

您有没有担心过巨头也会冲进来?比如京东、阿里、腾讯都有相应的布局,一旦巨头进来,您会不会有压力? 

陶建辉Jeff:

我们不用担心巨头,研究创业担心巨头就不能搞了。我们要担心的是在取得市场垄断地位之前,自己的技术能不能持续保持领先。我们现在还如履薄冰,是因为我还没取得市场垄断地位,等我取得市场垄断地位,巨头也会没戏。因此我们现在拼命努力,必须在技术上一直领先他们,这样就不用担心。

Lily:

2015年我国物联网产业规模就已经超过7500亿,有人预测2020年这个规模会超过15,000亿元,这样一个庞大的产业里势必会产生海量数据,在涛思成立之前,这些数据都如何处理?

陶建辉Jeff:

物联网数据量很大,大家一般都会使用一些通用的大数据处理工具,最有名的是Hadoop。因为数据量大,它需要特别多的计算资源和存储资源。比如,苹果每天的数据量超过一个P,这么大的数据量要消耗相当多的计算资源和存储资源,因此我在2016年就意识到,我们需要有一个专用的工具来处理这些数据,要大幅降低成本才行。现在大家都是用的Hadoop这样的工具,但消耗的资源太多。

Lily:

这其中涉及到的存储量是非常惊人的,那么这对带宽和服务器挑战大吗?这其中会不会涉及到大量的采购成本和费用?

陶建辉Jeff:

当然,数据量越大,就需要越多的计算资源和存储资源,而我们公司存在的价值,就在于我们的产品能大幅降低存储资源和计算资源的消耗。因为我们的产品充分利用了物联网数据的特点,这些物联网数据和爬虫、微博、微信的数据差别很大。物联网的数据有几个特点,比如物联网数据按时间产生,它是结构化的,它的数据源是唯一的,它是不更新的,我们的创新就在于充分利用这些数据特点,创造了一个大数据处理专用平台,把插入速度、查询速度大幅提升,让总应用成本大幅下降。

Lily:

用了涛思的产品之后,客户有没有什么数据上的提升?可以给我们一些具体的例子吗?

陶建辉Jeff:

举个例子,和Hadoop相比,我们的插入、查询速度至少提高了10倍以上,在很多场景中甚至能提高几十倍。同样的数据量,用我们的方式存储,大概需要的硬盘容量不到1/5。我们有一个企业客户,过去他在Excel里做按时间加权平均的计算至少需要三分钟,用我们的软件只需要不到100毫秒。他使用的工具是Hadoop这样的通用方法,就像GPU和CPU的区别,通用的CPU当然也可以做人工智能,但是GPU特别擅长AI算法。 

Lily:

采尧,您认为以涛思现在的技术水平,在全球大概是怎样的地位?

麦采尧:

我认为在涛思的细分场景上,它比全球同类的其他产品都要好。

Lily:

这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麦采尧:

首先,技术也是一个产品,你要明确自己的客户,明确自己的使用场景,明确自己的局限。涛思在整个架构上,它清楚自己该往什么方向优化,所以它在架构上就有不同,它做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产品,只不过这是一个技术产品,这是最主要的一个区别。

第二,在产品的定位上,他们的技术能力很强,在它定义的这个场景下,没有人能和他们竞争。它需要提高的更多是在这个核心技术的基础上,让产品更稳定、更全面。

Lily:

我看到有报道称涛思和华为达成了合作,正式成为华为企业渠道伙伴,华为云解决方案伙伴,并且涛思的大数据平台TDengine作为一款专为物联网而生且开源的大数据平台,率先入驻了华为云市场。作为一个初创公司,涛思如何敲开华为这样一个巨头的大门?

陶建辉Jeff:

就是产品,任何一家初创企业与大企业合作的唯一筹码就是产品。产品必须有亮点、有创新、具有不可替代性,只要做到这一点就好谈。而我们的产品和另外几个开源时序数据库相比要更加优秀,比如openGauss,InfluxDB等等。

而且我们这个“好”是一个大家都可以验证的客观数字,因为我们这种产品有几个标准指标,比如数据查询速度,压缩比等等,这些客观的数字跑完之后大家就知道了。

Lily:

我知道您在公司、团队的管理上非常有经验,对于一些职场经验不成熟的年轻人,您能不能和大家分享一下,您怎么和他们交往?

陶建辉Jeff:

我们团队有三个90后,他们都很出色。我遇到的唯一的问题就是90后自尊心比较强,所以在相处的时候可能要更加注意,如何用更好的方式指出问题。

我们公司倡导的几个文化值得与大家分享,第一个叫做实事求是。要真正做到实事求是不容易,但我们在力争做到,就是大家都按照纸面上承诺的或者代码、文档来说话,不会光凭嘴上功夫。

第二个叫做追求卓越。举个例子,一般做开源软件会强调代码覆盖率,这个数据达到80%就非常不错了,我们现在还没有达到,所以我对测试团队的要求就是不能下降,必须进步,这才叫天天向上、追求卓越。

再比如Marketing,我们定下的考核指标叫销售线索,那我就看销售线索数量有没有增长,追求卓越的标志就是要让销售线索量每周都增长。 

我们对研发的考核指标也特别简单,就看有没有按时完成。现在公司内部的奖金就让大家自己算,这样的话就比较实事求是。实事求是的好处就是不会有太多摩擦,他没办法跟你较真。

Lily:

现在涛思的用户都分布在哪些国家和地区?

陶建辉Jeff:

目前我们的用户主要在中国,但免费客户在意大利、西班牙、捷克、美国、欧洲和印度都有分布。

Lily:

新冠疫情对我们有什么影响吗?

陶建辉Jeff:

确实有一些,但我们仍然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签下了好几单生意,有两个客户从春节后了解我们的产品到最后付钱,我们双方都没有见过面。但还是有些影响,否则我们签的合同会更多一些。 

Lily:

现在多变的国际局势,对我们这样一家技术公司会有什么影响吗?

陶建辉Jeff:

还是有影响的,所以我们接受GGV、红杉的投资,改成VIE架构,就是有这方面的考量,我们希望被当作一家全球化的企业。另外,我们更是一个技术型企业,这样的话壁垒又会少一点,因为技术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都只看客观的数字,不会带有很浓的地域性质。正因为我们是纯技术的产品,所以进入海外市场的难度会稍微小一点。

简介

GGV纪源资本,一家专注全球化投资的VC。这里不光有最前沿的创业资讯,还有有品味的年轻人所关心的一切。

本文来源GGV纪源资本,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前瞻网的立场。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品牌合作与广告投放请联系:0755-33015062 或 hezuo@qianzhan.com

p18 q0 我要投稿

分享:
标签: 创业 数据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

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

前瞻经济学人

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等。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

前瞻产业研究院

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经济学人 让您成为更懂趋势的人

想看更多前瞻的文章?扫描右侧二维码,还可以获得以下福利:

  • 10000+ 行业干货 免费领取
  • 500+ 行业研究员 解答你的问题
  • 1000000+ 行业数据 任君使用
  • 365+ 每日全球财经大事 一手掌握
  • 下载APP

  • 关注微信号

文章评价COMMENT

还可以输入2000个字

暂无网友的评论
前瞻数据库
企查猫
前瞻经济学人App二维码

扫一扫下载APP

与资深行业研究员/经济学家互动交流让您成为更懂趋势的人

下载APP
前瞻经济学人APP

下载前瞻经济学人APP

关注我们
前瞻经济秀人微信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

我要投稿

×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