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前瞻官网
前瞻网
a 当前位置: 前瞻网 » 资讯 » 大咖

观念改变,总在吃亏之后?

分享到:
 王智远 • 2023-01-06 14:30:50 来源:王智远 E10097G1
100大行业全景图谱

作者|王智远同学 来源|王智远(ID:Z201440)

每次开会,提出某个问题、方案,当我问大家是否有其他意见时,总会遇到一类人站出来,找一堆理由反驳。

后来发现,这是一种习惯性。

你说东,他就说西,你说价值观,他就跟你说方法论,你越讲逻辑,他越讲道理,其实并非对错问题,而是观念差异;针对此问题,我特意深度调研,发现他们身上有四类特征:

就像,你去购物被“锚定”在某个价格上一样,你也可以被“锚定”在某种思考方式上,换句话说,当对立观念早就植根于脑中时,你就很难说服他们接受新观念。

想做出改变,不妨换个角度。

科学领域,托马斯·库恩(Thomas Kuhn)在《科学革命中》记录这种现象,并把它命名为“范式转换”(paradigm shift)模型,我认为,用它来表达“观念转变”的整个过程最佳不过。

范式转化,什么意思

范式是一种规范标准,某个群体、组织,所接受的一种假说,理论准则和方法总和,是一群人的共同模范,当这种“规范”被发生变化时,就是所谓的范式转化。

不要过于迷恋听上去神乎其乎的概念,简单说,一个人愿意主动改变,是过去根深蒂固的规范、范式、标准被打破了。

举个例子:

以往,人们叫出租车都在马路边、打电话预约,当打车软件慢慢普及,很多人想法开始转移,他们并非全面否定过去,而是,更愿意尝试新方法叫车。

范式转移,不是简单的“革命”,是底层认识的变化,正如过去中国古代,经过很多朝代、技术迭代发展至近;那些迭代并非直接革命性,是先出现子集,再不断迭代固有方法。

为什么用这种术语?

更确切的说,固有想法不愿意改变的人,更相信“经验性真理”(empirical truths)且有偏执型人格特征。

现有知识体系越完整,对于超纲知识引发的不确定性,他们就越慌张。

就像:

一个人一辈子用白煤球取暖,换个城市,到你们这就用黑色,那一定是煤球问题;我原来一种用此方法做社群运营,换个领导,就说我方案不行,不是我的问题,是你的问题。

之所以出现此类保守型观念的想法,认为自己做的就是对的,主要源于两方面:

小朋友长大过程中,知识、见识在增多,自主意识也在增强,这点很容易被忽略。

起初父母想要掌控孩子人生,会把“我都是为你好、你这么做不对”挂在嘴边;为实现父母眼中做的“正确”,必然会选择压制孩子的自主性,否定孩子的认识和喜好,否则很难拿到掌控权。

就像:

你不懂、你错了、你瞎闹,你喜欢这干啥,对学习有什么用,怎么又失败了,你看跟你玩的朋友,个个都比你强。

这种价值否定及情感伤害,会让他一直无法建立对自己的价值认同,长大很容易没有自我,缺乏自信,慢慢陷入偏执性人格(paranoidpersonalitydisorder)中,且不容易自我警觉。

“大学校园”和“社会大学”不同,大学有辅导员照应,衣食住行大可不必烦恼;社会灯红绿酒会让你觉得更真实,需要完全要靠自己,独立赚钱,学习技能与人相处。

与人相处过程中,我们会建立一套非黑即白,不可撼动的原则,以及自动化处理外在与自我关系的思维方式。

然而,有偏执人格缺陷的人,他们反而会更在乎自己拥有的东西,这是一种内心价值补偿,用拥有代替缺少,用成功代替失败,让情绪和认知合理化,以保持与外界平衡。

为了保护自己拥有的东西,他们很习惯把否定往竞争方面想,并且缺少与人合作,怀疑大家都在欺骗自己。

一部分人工作年限越长,岁数和阅历越大,这种观念越完整,越不愿意接受新东西。

就像做饭:

第一次自然要谨慎看菜谱,配料和口味怎么搭,这很保险,一个老厨师放多少佐料,前期如果随手抓,完全靠经验,后期用理论或标准化修正,就很难。

亦或结婚:

父母总想让你早结婚,背后的原因是他们验证过;知道结婚要生孩子,现在年轻完全可以为你分担,如果呆两年上了岁数,很难顾忌你。

但是,你想改变这一切,他们会觉得超越认知范围,未来不可控,很容易恐慌愤怒不安。

从深层次讲,不论在任何领域,“经验性”和“推理性”冲突,几乎一定会有,经验主义范式是长期积累下来。‍

据调查资料表明,具有偏执型人格障碍的人数,占心理障碍人数的5.8%,患病率为0.4%~1.6%,如果一个人再拥有人格特征,观念就更难改变。

一言撇之,“经验性真理”(empirical truths)和偏执型人格特征,是一个人观念被塑造影响最深的东西。‍‍‍‍‍‍

其实,在压倒性的证据面前,很多人仍抱着旧认识不放,是因为我们收集和解释新信息时,往往带有偏见,以此证实自己先前存在的观念是对的,这种倾向本质是一种“证实偏差”(confirmation bias)。

证实偏差

具体什么意思?一旦相信一个事实,就会下意识地,寻找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选择性地注意和收集信息,并排斥那些和他观点相悖的现象。

这种思考,也间接说明,为什么许多颠覆行业现状的新行公司,都是由行业外部人士创立的,这不是“换个角度看问题”和“跳出固有模式”的问题,而是,外行人根本不深信现有范式。

如果他们质疑现状,也不会有损失声誉,他们才是所谓的“自由思想家”,因为思想完全可以不受限制,自由地思考。

就像:

我身边一些短视频做的不错的人,多半属于95后,尤其在美妆赛道;回头看,那些87、到95前的人不论怎么折腾,似乎都逃不出固有模式。

这种偏差很难克服,以至于存在一个相似模型,称为“逆火效应”(back-fire effect),该模型描述是,在面对驳斥自己理论的明确证据时,反而进一步探索原有理论。

换言之,当我试图用事实和数据改变那些“观念固化”的人,效果往往会适得其反,他们反而会更坚持自己原有的错误想法。

2008年耶鲁大学做过一项研究,他们召集一群支持堕胎想法的人,请他们听一则广告前后,对最高法院候选人约翰·罗伯茨(John Roberts)发表看法。

这则广告中,约翰·罗伯茨宣布自己支持“采用暴力的边缘组织”和“向有罪的堕胎诊所投炸弹”,结果并不奇怪,反对从56%上升至80%。但,当被告知这则广告本身就有问题时,罗伯茨的反对率保持在了72%。

也就是,这帮人相信网站广告是真的,然后基于广告开展自我想法,最终决策后发现,广告本身有问题。

不证实偏差

另外,我观察发现,开会时还有一类人,他们原本不相信此方案可行,但口中依然答应,之后针对不相信的观点,要求自己寻找更多可支持的证据。

是不是很有趣,心理学中把这种现象,称为“不证实偏差”(disconfirmation bias)。

曾经,我看到一篇文章叫做《我没问题,你有偏见》,大概意思是:

当电子秤给出坏消息,显示你比原来重5斤,我们会跳下来再站上去,确保自己没有看错显示屏,或者,会思考我是不是一只脚用力太大了。

当电子秤给出好消息,显示你比原来瘦5斤,我们会露出微笑,毫不犹豫的接受,觉得最近克制饮食有效。

这就是一种“不证实偏差”。

如果有利,你会试图寻找更多证据支持,如果无利,我们会巧使自己往有利的一方倾斜。

换言之,那些表面附和的人,实则他们自己内心有想法,怕说出来承担太多,就按照领导要求的执行,于是,也就有了先答应后,再说的情况。

所以,”证实偏差“(confirmation bias)和”不证实偏差“(disconfirmation bias)都可以通过认知失调来解释,他们背后只不过是,同时持有两个相互矛盾、彼此不协调的观念而导致。

不能太相信自我知觉‍

科学家已经将认知失调,与大脑某个区域联系起来,那就是“自我保护机制”。

资深精神病学专家,杰瑞姆·布莱克曼(Jerome S. Blackman)总结共有101种,并把它写作成为一本书叫《心灵的面具》,任意一种,都有可能帮你避开自己讨厌的给结果。

经常遇到的有15种,分别为:

合理化、仿同、潜抑、投射、反向、躯体化、置换、升华、补偿、否定、退化、转移、隔离、抵消。

值得一提的是仿同和隔离,当提出的假设不能得到领导支持,会公开遭到批评时,仿同就会表现出来,将别人的个性,行为不自觉的吸为己有,以防止尴尬出现。

我们没有了解造成压力的根本原因,(我实际上可能是错的,这个事实),而采取轻松简便的方法,合理地将矛盾信息抛之脑后。

别担心,这是求生本能。

我们大部分日常决策都是靠直觉(intuition)做出的,潜意识会凭借本能或根据与生俱来的知识,出于直觉自动判断该怎么做。

也就是,你的常识、第六感、直观感受(gut feeling),根据过往经验和天生性格对环境做出回应。

诺贝尔经济学得主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思考,快与慢》(Thinking, Fast and Slow)中对这种“出于直觉的快速思考”和“当你放慢脚步、质疑直觉做出的假设时,更加深思熟虑的逻辑思考”做了区分。

其指出,当一个经常做某件事时,它就会渐渐在你脑海中形成编码,导致大部分时候,你的直觉都会通过“快速思考”接过控制权,无意识地完成任务。

例如:

高速公路上,你可以做简单算术题,说出别人的名字,但是,当处在不确定下,且没有编码过的知识,你就得用比较慢的思考方法。

所以,我敢打包票,一旦你开始寻找”证实偏差“和”认知失调“,你将很快发现它们,包括日常想法中,怎么概念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

“少犯错”的真正诀窍,并非简单的接受对方的信息,或改变习惯否定的行为,而是接受全新的思维方式和范式。

不妨,试试两种模型‍‍

日常中,有两个战术思维模型,可以帮你克服根深蒂固的“证实偏差”以及“过高的自我保护意识”,同时,也能改变固有观念。

其一:魔鬼辩护

历史中的天主教会封圣过程中,有个正式岗位称为”魔鬼辩护人”(Devil'sadvocate position),一旦某人被封为圣人,就无法改变最终裁决,这和当代法官极为相似。

严重问题中,一旦你为双方辩护,决策下去影响的可能不止两个人,因此做出正确决策至关重要。

他们,怎么做的?

一般而言,扮演魔鬼辩护人,意味着站在辩论的反方思考,即使你根本不同意观点,也要做出假设性推理。

一种做法是,逼自己写下既定决策的另一种情况,或安排团队其他成员做这件事;另一种做法是,主动在决策过程中,纳入已指相反观点的人。

就像一场辩论赛,不仅作为辩方,也要从反辩方拿出所以然。

这么做,有助于所有相关人士,更轻松地从其他角度看问题,并迫使你针对自己的观念,提出更有说服力的论点。

换言之,正如著名投资家查理·芒格所说,“如果我不比对方更了解他的论点,我绝不允许自己发表任何意见”。

其二:灰度思考

此概念是我在史蒂文·桑普尔(Steven Sample)的著作《卓越领导的思维方式》(TheContrarian's Guide to Leadership)中学到。

你可能认为一件事非黑即白,事实上,真相介于两者之间,呈现灰色,大多数人立刻做出的判断呈现两极化。

也就是,他们会下意识将事情分为对错,黑白、朋友敌人、利弊,然而真正的卓越领导者,需要看清某些情况中固有的灰色地带,才能为如何推进做出明确决策。

中性思考本质在于,听完所有相关事实和论据之前,不要对某个重要事件形成自我看法,直到情况迫使自己在不借助所有事实情况下,形成一个观点。

会议上,我经常看到两类群体争吵的不可开交,是不是有点损?其实,该思维模型极其强大,因为它迫使自己保持耐心,进而通过推迟做出决策,避免陷入“证实偏差”。

想想看,你还没有做出需要证实的决定,如果进行中性思考就会很困难,毕竟一切细微差别和不同观点,都有可能导致认知失调,与失调相比,客观决策更重要。

总结一下:

多种声音背后,是不同观念所引发的思考,如果你是管理者,这些方法,更能帮你了解事情真实面貌,如果你思想封闭,也可以从这几个方面进行调整。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王智远(ID:Z201440),作者:王智远同学 

本文来源王智远,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前瞻网的立场。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品牌合作与广告投放请联系:0755-33069875 或 hezuo@qianzhan.com

p15 q1 我要投稿

分享:
标签: 观念 思考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

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

前瞻经济学人

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等。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

前瞻产业研究院

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经济学人 让您成为更懂趋势的人

想看更多前瞻的文章?扫描右侧二维码,还可以获得以下福利:

  • 10000+ 行业干货 免费领取
  • 500+ 行业研究员 解答你的问题
  • 1000000+ 行业数据 任君使用
  • 365+ 每日全球财经大事 一手掌握
  • 下载APP

  • 关注微信号

前瞻数据库
企查猫
前瞻经济学人App二维码

扫一扫下载APP

与资深行业研究员/经济学家互动交流让您成为更懂趋势的人

下载APP
前瞻经济学人APP

下载前瞻经济学人APP

关注我们
前瞻经济秀人微信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

我要投稿

×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