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手机前瞻网
前瞻网
a 当前位置: 前瞻网 » 资讯 » 大咖

猎物人丁磊

分享到:
 丁磊 • 2018-02-12 16:35:57 来源:互联网指北 E1397G0

猎物人丁磊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互联网指北”(hlwzhibei)。

丁磊在互联网行业里有着两层象征性的符号。

第一层来自于他总是笑呵呵的外在形象,以及每年乌镇互联网大会上的例行做东饭局,帮总是在冷冰冰竞争的互联网行业留住了最后的人情味;

另一层来自于与行业主流刻意保持距离的固执,让丁磊的商业理念与个人风格成为了一种人们对行业未来的寄托:在被无数新概念新场景无限加快的历史进程中,个体的小世界里其实需要一份“猎物人”情怀。

孵化猎物人

什么样的世界需要猎物人,许知远和李诞的那期《十三邀》就用一次争议抛出了答案。

许知远不明白时代的糟糕下,为什么视野更开阔的80后却变得越来越顺从,而作为掌握了核心话语权,却在现行规则中生活得如鱼得水的李诞,便成为了“许式偏见”最好的接盘侠。

李诞同意许知远的上半句,用他的话来说是“什么都没意思”,但李诞却不赞同许知远的下半句——他认可自己之为人类的“社会性”,也乐于从这个社会中发掘出好的东西来让大家开心。

后来大家将这个话题中的对立原因归结为成长环境差异。前者成长在物资匮乏的时代里,思维中已经根深蒂固了对现状的不安;后者成长在物资丰富的时代里,思维中早就做好迎接不暇的准备。

这个争论在《无问西东》里也得到了讨论。对于广告提案的张震来说,“四胞胎家庭”是完美的传播素材;对于项目流产的张震来说,“四胞胎家庭”是身心层面的双重负担;对于直面生活意义的张震来说,“四胞胎家庭”是破解迷茫的精神寄托。

你看,李诞和许知远共同身处的世界没有变,张震所接触的“四胞胎家庭”也没有变,甚至就连他们所适应的规则也没有变。物欲肆流和格物致知,在这个时代中的距离真的只有一步之遥。

是的,这个世界已经变了:

物质文明变得异常丰富,丰富到远远超过人类的大脑处理能力,从而倒逼出人们思维上的惰性,让很多事物在认知中被简单地片面对待;精神空间又变得异常多维,多维到远远超越人类个体的感知能力,从而倒逼出人们适应能力上的惰性,主动缩小了自己与世界的接触面。

于是猎物人有了最好的生存土壤,世界需要他们替大多数人把物质带到文明和审美高度。

寻找猎物人

相比之下,或许互联网行业更需要所谓的猎物人。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被一篇《36岁的韩寒,终于活明白了》捧为人生导师的韩寒,其实就在两年前,他还一度生活在社交网络语境的鄙视链之下。

当时韩寒亲自操刀电影主题曲《乘风破浪歌》,因为各种展现“男性对另一半要求”的字眼,让韩寒本人被指为“直男癌晚期”,争议到最后甚至发展成为了对这个人和其作品的抵制。

当时的评论家们说,这叫死得太晚、活得太久。

同样的剧情在2018年1月再次上演,钉钉CEO无招在员工动员大会上点评道:“腾讯是一家没有使命感和梦想的公司,整天就知道做游戏做游戏。”

本质上看,备受嘲讽的“使命感”其实和诸葛亮在《出师表》里缅怀“先帝创业之初”有着同样的诉求,但被无招忽略地是,作为物质基础上层建筑的行业环境,其实比世界发生着更快的转变:

虽然我们没有许知远、李诞、张震这样的机会,能够站在舆论中心输出自己的价值观,但互联网发展对传统生活场景的重新解构,对个体生活边界的打破,让冰冷的产品也成为了价值观的寄托。而也正像我们青睐微信的用完即走,青睐严选模式的自我严苛一样,参与感也成为了一种价值观的选择。

在完成足够多的颠覆后,我们已经和所谓的传统行业达成了社会分工上微妙的和解:我们身前需要的不是只向前看的开荒者,而是善于洞察的猎物人。

定义猎物人

“猎物人”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呢?

他不是猎头或者猎人的代称,而是一个典型的复合词,泛指试图在存在意义外重新定义物质本身,是把物质带到文明和审美高度的人。

当初《新周刊》在提出这个定义时,将猎物人具体为了几个职业:“包括物质的创造者、发现者、传播者、分享者。他们可以是匠人、设计师、发明家、考古学家、收藏家、鉴定师、传媒,也可以是其他深察微物之神,能替当代人选择最好、最适合物质的人。”

从这个定义来看,猎物人其实和互联网有着先天基因层面的违和:

首先,猎物人是一个非慢性子不可的角色,毕竟太多事物必须要有足够的积累才能琢磨出蕴含在其中的乐趣,稍有分神就会变成一个稍纵即逝的遗憾。但慢性子又是互联网这个直来直往的行业里最奢侈的权利:哪怕不为周围的人冲刺所动,也总会被不断变化着地格局焦虑地掉头发。

好在丁三石很舍得。

在同级别的大佬巡回科普自己提出新概念的同时,丁磊却花时间在网易考拉上开了一个推荐商品的专栏,第一篇就开宗明义:“吃好用好住好,会让你的生活变得性感”“高性价比的东西不仅存在,而且值得每个人追求”。在已近150期的专栏里,丁磊陆陆续续推荐了百余件来自全球各地的优质商品,在第100期专栏中,他再次说道:“谈论好的生活,不应仅是指酒足饭饱、仓廪丰足,更应指有趣、好玩、好看的生活。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妙趣横生、富有美感,才是性感的生活。”

类似的例子还有自己亲身试用指甲油,琢磨到把网易严选的SKU变成“丁磊自己选”。

2

其次,猎物人也是一个非乐天派不可的角色,毕竟耐心猎物是一个漫长而线性的过程,你的身边会有数不清的队友飞驰而过,另一头则是概率性的对赌,只能通过强大的自我驱动力来维持琢磨的心境。但乐天派又是互联网行业几乎教训般的存在:风口的潮起潮落可能就是两三个公关危机的事,事后哪管你洪水滔天。

好在丁三石早就挺过了压抑。

据说,当年他上小学的时候5年换了3所学校,初中又考上了一个升学率几乎为0的中学,就连好不容易压线考上重点大学之后,他的父母还语重心长地劝他不要报自己感兴趣的专业,因为“计算机对人体有害,你每天坐在电脑前就像照X光”。

严歌苓在《芳华》里借用何穗子的口吻说:一个始终不被人善待的人,最能识得善良,也最能珍视善良。到了大学“才觉得真正的自由和愉快”,用两年半学完全部课程的丁磊,或许也最懂得珍惜这种沉浸在自己探索的乐趣。

7

于是在丁磊看来,阿里和京东只有“电”而没有“商”,而“商”的基因就是帮助用户找到适合的产品,还顺便用茶举了一个生动的例子:

“一个人的知识面是有局限性的。你可能知道红茶,知道中国祁门红茶、正山小种、云南滇红、九曲红梅,但其实世界上的红茶很多,斯里兰卡的、印度的、英国的,对于习惯喝红茶的人来说,你怎么知道国外的红茶不适合你?

如果有一天我告诉你,斯里兰卡红茶的口味其实更适合你,或者香型更适合你,这就是商人要做的事情了。今天我们讲的一带一路、丝绸之路、茶马古道,其实就是商道,现在整个政府都在提倡商道。

我们的优势就在于对消费者需求的理解。我们的产品未必很多,但是一定会博得用户的喜欢。”

只是按理来说,在丁磊开始猎物之前,互联网这个行业从不缺乏物,也满满都是人。每天都有越来越多的新生事物被拉进了互联网这张大网,支撑着从业者们有足够的底气反问白岩松的三问:“你说的这些问题,在互联网时代之前就可以得到解决吗?”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当互联网产业在物质基础上搭建起长长的架构,也正在越来越多地代替物质本身变成了用户们的感知对象——人们学会理解那些生硬的概念就已经举步维艰,早就没有多余的空间来思考,让互联网的发展早就和用户体验脱节了。

80后90后们先嫌弃了油腻,然后又纷纷自诩佛系,世界的注意力已经变了。就像“不惜在办公区域的层高上投资100万,只为了让员工们在视觉上变得更通透”这个故事成为了知乎上“如何评价丁磊”问题里的高赞答案,“丁磊们”成为了行业的寄托:愿意主动选择、对质量有要求、精于表达、不吝尝试。

未来是猎物人的。

本文来源互联网指北,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前瞻网的立场。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p38q0

分享:
标签: 猎物 丁磊

广告、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

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

前瞻经济学人

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等。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

前瞻产业研究院

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扫一扫立即关注。

文章评价COMMENT

还可以输入2000个字

暂无网友的评论
前瞻数据库
企查猫
前瞻经济学人App二维码

扫一扫下载APP

与资深行业研究员/经济学家互动交流让您成为更懂行业的人

下载APP
前瞻经济学人APP

下载前瞻经济学人APP

关注我们
前瞻经济秀人微信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

意见反馈

×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