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前瞻资讯官网
前瞻网
a 当前位置: 前瞻网 » 资讯 » 大咖

王中军:让公司扛过去,电影一部一部拍下去,这是我未来十年的梦想

分享到:
 王中军 • 2019-08-22 11:50:51 来源: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 E2917G0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ID:cefco2012),演讲者: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

“前些年利润营业额高速增长,而今天我想的是有没有现金流、能不能活着。”

“让自己的公司扛过去,从而能够在未来拍更好的电影,一部一部拍下去。如果要说梦想,这就是我未来十年的梦想吧。”

“从1998年到现在,20年拍了200部电影,其实是挺艰难的,但是我没有感觉,拍电影的时候快乐的东西最多。而等到跟人分享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艰难。”

“中国电影未来的空间非常大。虽然我拍了这么多电影,我未来的主要职业生涯仍然还是拍电影、拍电视剧,这是我最大的爱好。”

“电影行业的核心肯定不是靠输出IP去赚大钱,单一电影更赚钱。”

“不要想得太浪漫,我们做文旅的,未来的路还很长。”

“不要小看中国人对艺术的追求,许多年轻人在周末会排长队去逛艺术展,这方面还是有机会和发展空间的。”

1

8月17日,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董事长王中军出席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在“中国商业心灵”及“高端对话”环节发言。王中军直面公司遇到的困境,坦言现在想的是公司有没有现金流、能不能活着。除了备受外界关注的“卖画”,他还坦诚地分享了他的初心、梦想及对电影、文旅、艺术等行业的思考。

以下内容根据王中军在2019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夏季高峰会“中国商业心灵”及“高端对话”环节的发言编辑整理而成(有删减):

谈创业:

“20年拍了200部电影,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

1994年,我从美国留学回来创业的时候,初心极为简单。

我在美国吃了几年苦,天天打工、上学,那时候一天挣100块钱的小费是我最开心的时候。后来回国的时候,我跟同学们说,我回国可以组织一家公司,目标是一年可以赚到100万美元。

当时说100万美元的时候,其实就是瞎编的,给自己留个面子。因为我是学艺术的,当时读个Master,在美国所能找到的最好的工作年薪大概就是四五万美元。

初心是一阶段、一阶段的,变化非常大。

我从小就一直画画,对艺术的感觉特别强烈,所以我原来的初心是做个画家。而且我在艺术感受方面较早就建立了自信心。我观察力较强、手比较快,画速写的时候同学一般画不过我。我们出去写生,比如在故宫画一个大殿,我半个多小时、一个小时就画完了,再去看同学的作品,发现很多人连稿子都没画好。当时,我在这方面很有信心,和做企业没有直接关系。

做企业是一点一点学的。我1994年开始创业,完全和艺术相关。一开始做的是广告,为什么做广告?因为我对造型、对艺术、对画面的感知比较强。广告其实画面感非常强的一个行业,你要引导你的客户去喜欢你的东西,你的东西是什么呢?还是你的眼光。

自然而然地,有一年拍了电影,一眨眼到现在已经拍了快200部电影了,我觉得这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东西。从1998年到现在,20年拍了200部电影,其实是挺艰难的,但是我没有感觉,拍电影的时候快乐的东西最多。而等到跟人分享的时候,我才感觉到艰难。

谈电影:

“谁都有冬天,中国电影未来空间很大”

我印象中,像《没完没了》、(冯)小刚的《不见不散》之后的所有电影都是我一个人拍的,当时一部电影有3000万票房就是票房冠军,我们今天的票房冠军是多少?最近上映的《哪吒》现在票房已经有40多个亿了,但它未必是冠军,今年还会有超越它的。你说这么多年来中国电影的变化有多大!

还有,我觉得人所受的教育会影响初心。我自己从小所受的教育都是英雄主义,就是想干点和别人不一样的事。我自己拍的电影,大多数都和我所受教育有关。

我从小生在军队大院、长在军队大院,16岁当兵,军人的痕迹很重。这些年我拍了很多军旅题材的电影和电视剧,但是有几部好的呢?可能连5部都数不过去,大家记住的就是《集结号》《士兵突击》《我的团长我的团》《八佰》等。我还拍过跟我生活有关的电视剧,叫《大院子女》。这些题材都是和我的生活息息相关的。

电影行业非常难。最近媒体也好、投资行业也好,朋友见到我都说这个行业遇到了所谓的冬天。

我说,谁都有冬天,一年就出现一次冬天,但是你要想想中国电影的爆炸性。一部电影的票房可以冲到56亿到57亿人民币,也就是将近8亿美金,美国也很少出现这样的电影。当然,跟美国最好的电影比还是有很大距离。美国今年有一部新电影票房冲到了历史第一,将近28亿美元,就是罗素兄弟的《复仇者联盟4》。

中国电影的爆炸性很强,问题在于你能不能拍出爆款。能不能在中国的5亿档、10亿档、春节档都有一部爆款?一个公司努力一年,有两三部这样的电影就很好了,像我们去年年初、前年年底一部《芳华》、一部《前任3》收入就有三十几亿元。

全世界的电影都是20%赚钱,80%不赚钱。像我们这样的公司,一年拍十部电影,赚钱的只有三部,但这三部的盈利都超高,单一盈利都是大几个亿,可以覆盖那些不赚钱的。

那为什么要拍那些不赚钱的呢?因为对电影的把握没有那么准确,就像风投一样,不可能投资的所有公司都赚钱,做电影也有这种性质。

中国电影未来的空间非常大。虽然我拍了这么多电影,我未来的主要职业生涯仍然还是拍电影、拍电视剧,这是我最大的爱好。

谈文旅:

“不要想得太浪漫,未来的路还很长”

说到梦想,梦想是小时候的事,小时候躺在一个硬板床上闭着眼睛幻想自己得不到的东西,那叫梦想。现在做企业了,特别是企业到了一定成熟程度以后,我觉得还是要脚踏实地,有方向地做好公司。

为什么地产公司以及像华谊兄弟这样的内容公司开始做旅游?

随着国家和社会的发展、企业规模的变化,企业要开始寻找自身发展的另一个突破点。谁敢先想,谁走出第一步,谁就夺得了先机。中国从电影IP转向旅游小镇的企业,目前还只有华谊一家是真正开业的。

华谊提出做电影主题公园、电影小镇这个概念已经是8年前的事了,但操作起来并不如想象中那么简单。

美国以前有八大电影公司,这几年相互兼并,自去年福克斯被迪斯尼收购以后,只剩了五大电影公司了。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全美国只有两家公司开主题公园,一个是环球、一个是迪斯尼。不是谁都可以开主题公园的。即使是迪斯尼,用了几十年时间在做迪斯尼主题乐园,现在在全世界也没有多少家。

其实一开始我也带着一种很热情、浪漫的想法,说华谊在中国可以开10个主题公园,中国的消费没有问题。但走过了几年,到今天为止我们开了3家,这3家仍然在磨合阶段,我们还在学习怎样管理。

第一家是在海口。我们前些年在海口拍过电影《非诚勿扰》,给海南带来了大量旅游收入,因此政府主动跟我们谈,说能不能做和电影相关的产业。我们去各地考察学习后,在海口开了海口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公社,电影《芳华》就是在那里取的景。我们还有一个济南电影小镇,目前还没开业。另外还有苏州项目,里面有《集结号》区、《狄仁杰》区、《非诚勿扰》区等,都是在学习迪斯尼和华纳,只是用了我们自己电影的知识产权。

今年9月21日,华谊兄弟和建业集团合作在郑州建设的第四家电影小镇将开业。为什么建业要和华谊合作?建业胡葆森董事长认为华谊兄弟以前拍的电影未来会对小镇有帮助、拉动作用。就像他说的,地产公司跟文化内容公司的合作,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但小镇盖起来很容易,怎样将内容融进去?怎么管理到位?中国土地成本这么高,做一个电影小镇、主题公园,怎样靠门票、吃、住,将现金流收回来?这是一个企业家该想的事。

一个电影小镇体量太大,最少几十亿,怎么管理?还是要谨慎。我们在做企业的前几年不怎么关注这个问题。中国前十年高速发展,让我们这些企业家养成了过于浪漫、乐观的心态。华谊兄弟2009年上市,当年净利润税后才6800万元,没几年就达到了10亿元。这两年经济回调、经济放缓,恰恰在这个时候,我们自己更要反思。别光谈文化和地产,我们做企业的人要考虑盈利能力。

中国有一个旅游习惯,不管是南方还是北方,节假日特别火爆,但平时没人。这也是我们要探讨的问题:怎样增加流量。对于建业电影小镇,我认为最大的挑战不是把它建起来,而是未来怎么样去运营,如何增强游客与文化的互动。

建设一个电影小镇,如何策划、有多少游客、成本多少、是否能够运营,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上海迪斯尼开业第一年,游客破千万。但像中国这种类型的电影小镇,有300万客流量的有几家?不要想得太浪漫,我们做文旅的,未来的路还很长。

另外,我认为电影小镇不是可以永远开下去的,如果每家公司都要做规模这么大的电影小镇,也没有前途。中国不可能到处都是小镇,否则未来发展同质化,都弄一个小古镇、一条街、酒吧,还能成功吗?不能。我觉得未来文化旅游非常关键的一点是差异化和小型化。我们公司也在做这方面的研发。

美国五大电影公司这么多年来只有两家做主题公园,为什么别人不做呢?因为它肯定不赚钱,如果都做了它就不赚钱了。所以,我认为还是要从生意的角度去想、去研发让社会更进步的文旅项目。

当然,电影行业的核心肯定不是靠输出IP去赚大钱,单一电影更赚钱。中国电影的空间确实是太大了,最近一部《哪吒》已经有40多亿票房了。在中国,一部动画片最大投资,包括宣发,也才几个亿,而《哪吒》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赚了十几亿的利润。

主题公园是拍了好电影后延伸的收入,最大的收入还是文化内容。

谈美术馆:

“不要小看中国人对艺术的追求”

学习和教育是一个企业家最大的背景。我学艺术,所以我会关注艺术领域到底有没有可能形成商业模式。美术馆就是我在这方面思考的成果。

艺术是一个城市重要的文化核心和亮点。我出国休假,假如去纽约,尽管已经去过无数次古根海姆和MOMA,仍然要拿出时间再去MOMA;假如去巴黎,再忙我都要抽出时间再去奥赛和橘园。你去荷兰,不可能不去梵高美术馆;你到了奥地利,不可能不去希勒美术馆。

相较而言,中国大城市还是缺乏十分具有亮点的艺术类核心区域,我觉得这是一个城市很重要的问题,而这个问题可能就是未来企业和社会的机会。这也是我未来一段时间想努力去做的——使中国的城市有标志性的美术馆。

一年半前,我们在北京做了松美术馆。松美术馆的名字是建好了以后才取的。松体现了中国文人骨子里最崇尚的一种精神,从宋代到当代的绘画里,松都是最美好的事物。

松美术馆自开馆以来已经策划了四次展览。第一次是我个人的收藏展。还有世界级的布尔乔亚大展,那是20世纪世界级的最伟大的女艺术家的展览。最近我们又在做西方抽象艺术展。

松美术馆的效果非常好,现在几乎已经成为年轻人到北京必去的地方。我觉得很有意思,所以开始把松美术馆的模式复制到其他城市去,现在已经在成都、沈阳推进。

相对而言,艺术的门槛更高,是国际化的东西,但我觉得还是应该要努力去做。不要小看中国人对艺术的追求,许多年轻人在周末会排长队去逛艺术展,这方面还是有机会和发展空间的。

谈卖画:

“这没什么可丢人的”

收藏也是我的一个梦想。不过现在在公司资金这么紧张的情况下,我也在卖我的画。最近我卖掉了一批艺术品,获取一些现金来解决公司资金流动性问题,也没有什么不好。

很多朋友会说,“中军,你那么牛,在收藏界挺有名气的,怎么开始卖画了呢?”我觉得没什么可丢人的。

3

去年嘉德夜场有一半是我的画,但卖掉了我很开心,其实这也是对我自己眼光的考验。我不是谈回报,我想谈的是,今天我的收藏,为了公司的安全性,什么都可以卖掉,这没有什么可丢人的。

在商业上我不觉得我是个非常成功的人,比我成功的有的是。我处在电影圈,电影圈和其他行业比不是一个大行业。世界上最大的娱乐公司市值1600亿美元,但你看看电商大公司有多大规模!我在这个行业,也不可能再转行,只能努力把公司做好。

前几年人们都爱说百年老店,但是把一个企业做成百年老店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从创业到现在,华谊兄弟成立整整25年,但我觉得我得先想35年的事,这个公司是不是能活过35年?前些年利润营业额高速增长,而今天我想的是有没有现金流、能不能活着。

影视行业经历过高速发展之后,需要一个加强规范管理的过程,这是行业未来获得更长久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作为企业家,在这个过程中要积极乐观,更要有责任心,不仅是对企业负责任,也要对投资者负责,要竭尽全力和企业共进退。

这是我这两年对华谊兄弟命运的思考——让自己的公司扛过去,从而能够在未来拍出更好的电影,一部一部拍下去。如果要说梦想,这就是我未来十年的梦想吧。

本文来源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前瞻网的立场。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品牌合作与广告投放请联系:0755-33015062 或 hezuo@qianzhan.com

p30q0

分享:
标签: 王中军 电影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

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

前瞻经济学人

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等。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

前瞻产业研究院

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经济学人 让您成为更懂趋势的人

想看更多前瞻的文章?扫描右侧二维码,还可以获得以下福利:

  • 10000+ 行业干货 免费领取
  • 500+ 行业研究员 解答你的问题
  • 1000000+ 行业数据 任君使用
  • 365+ 每日全球财经大事 一手掌握
  • 下载APP

  • 关注微信号

文章评价COMMENT

还可以输入2000个字

暂无网友的评论
前瞻数据库
企查猫
前瞻经济学人App二维码

扫一扫下载APP

与资深行业研究员/经济学家互动交流让您成为更懂趋势的人

下载APP
前瞻经济学人APP

下载前瞻经济学人APP

关注我们
前瞻经济秀人微信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

意见反馈

×
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