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前瞻官网
前瞻网
a 当前位置: 前瞻网 » 资讯 » 大咖

这40条商业思考,解释了曾毓群为什么被赞誉为“比肩任正非的企业家”

分享到:
 砺石商业评论 • 2022-08-15 17:30:04 来源:砺石商业评论 E9384G0
100大行业全景图谱

1

作者|田姗姗 来源|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

本文总结了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的40条商业思考,这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他为什么被美团创始人王兴赞誉为“比肩任正非的企业家”。

最近10年,电动车成为中国的“明星”产业,并在动力电池这一核心零部件上掌握了核心技术,实现了汽车产业的弯道超车。细数这个领域的“英雄人物”,动力电池全球第一企业宁德时代的创始人曾毓群必须榜上有名。

美团创始人王兴称曾毓群有望成为“比肩任正非的企业家”。他用6年时间就把宁德时代这家初创企业做到了动力电池领域的全球第一,全球市场份额占到34%,全球每3辆电动车就有1辆用的是宁德时代的电池。特斯拉、理想、蔚来、小鹏等汽车都用宁德时代的电池。

他用10年时间成就了一家万亿市值的企业。宁德时代2018年在创业板上市,仅3年时间市值就破万亿元,成为目前创业板市值最高的公司。随着公司股价的飞涨,低调的曾毓群开始出现在富豪榜之列。2021年5月4日,福布斯实时排行榜显示,曾毓群以345亿美元的身家排名全球42位,一举超越常年霸占香港首富宝座的李嘉诚和李兆基,成为新一任的香港首富。

不过,曾毓群非常低调,很少接受采访,更少谈及自己经营宁德时代的经验。见微知著,在曾毓群办公室里挂的两幅字画透露了他创业过程中的独特思考。

一位宁德时代早期投资人第一次去曾毓群办公室时,被墙上挂的“赌性坚强”的字画所震惊,这位投资人问为什么不挂“爱拼才会赢”,曾毓群回答,“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据说,这幅字是曾毓群之前的老板送给他的。曾毓群的老板喜欢打麻将,有人送给这位老板一幅字:“赌性坚强”,曾毓群看到后觉得很有意思,就要了过来。不过老板后来对他说,打麻将是小赌,新能源事业是大赌,这幅字还不够深,就又送了他另一幅字“赌性更坚强”。

“赌性”彰显了曾毓群身上“闽商”的特点,看准了就全力以赴。一位接近曾毓群的人士评价他的“赌性”:敢于在一件事情只有70分把握时下注,剩下的30分风险在未来做的过程中纠正一部分,还有十几分的风险他就担了。

回顾曾毓群的创业过程,他多次在关键选择时刻“赌”赢了。

(1)首次大赌,锂电池方向

曾毓群出生于1968年的福建宁德岚口村,是一名普通的农家子弟、“小镇做题家”。1989年,他从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专业毕业后,被分配到福建的一家国企。3个月后,他放弃了这份稳定工作,跑到广东,加入了一家外企东莞新科磁电厂。该电厂属于全球最大的独立硬盘磁头供应商香港新科集团(SAE),而新科是日本公司TDK(东京电气化学)的全资子公司。

曾毓群在新科磁电厂一做就是十年,还遇到了生命中的第一个贵人,顶头上级陈棠华。陈棠华是一位美籍华人,早年毕业于台湾大学化学系,曾在IBM工作多年,专长是开发磁盘片用的磁性材料。曾毓群出色的专业技能和埋头苦干的精神被陈棠华看在眼里,他决心重点培养这个年轻人。在陈棠华的悉心栽培下,曾毓群多次前往国外考察,并在考察期间接触了先进的电池生产技术,为日后电池创业埋下了伏笔。

1999年,31岁的曾毓群成为新科磁电厂最年轻的工程总监,也是工厂里来自内地的第一位技术总监。同年,SAE执行总裁梁少康看到消费电子产品热潮席卷全球,想成立一家锂电池公司,于是邀请陈棠华担任总裁,曾毓群担任执行副总,负责产品开发。曾毓群放弃了去深圳一家大型公司担任总经理的机会,选择加入了梁少康的初创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下称ATL)。

多年后,曾毓群回忆这段创业经历时说自己是“赌一把”。这次赌让他进入了锂电池领域。

当时,消费电子产品的主流电池产品是日本企业生产的硬壳圆形和方形电池,自动化程度高、品质可靠、性能出众。作为一家初创企业,ATL很难在同类型产品上建立优势。曾毓群决定走差异化路线。

他发现了索尼的一种聚合物锂电池,轻薄、短小、便于携带,还能灵活封装成不同的尺寸,满足不同电子产品的创新设计。曾毓群赌定,这种聚合物锂电池产品很有可能成为未来电池的发展方向。于是,他花了100多万美元(占据A轮融资近乎一半的金额)从美国贝尔实验室取得了聚合物锂电池的专利授权。

ATL将其实现产业化后,2004年,成为苹果公司供应商。

可是,当他按照贝尔实验室的专利配方试制电池时,发现产品存在一个致命问题:充放电循环后,电池会发生鼓气变形,存在爆炸的风险,因而不能继续使用。曾毓群找贝尔实验室讨说法,贝尔实验室却回复:电池鼓气是电池本质问题,他们也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其他20多家同样购买贝尔实验室授权的企业都遇到了同样的问题,这也是为何聚合物锂电池技术一直没有产业化的原因。

曾毓群不甘心就这样认输。他带领团队尝试了数十种电解液配方之后,终于解决了电池胀气问题,顺利量产不鼓气、可安全使用的软包锂电池。在20多家购买贝尔实验室授权的全球企业中,ATL成为唯一实现产品量产的公司。

ATL首先瞄准了手机电池市场。凭借灵活的封装工艺,极高的产品性价比,报价是韩国电池的一半,容量是其2倍,ATL迅速占领了手机行业的电池市场。2003年,ATL为苹果新一代iPod定制了一款高性能的聚合物锂电池,顺利拿到苹果1800万台iPod订单。2004年,ATL进入苹果的供应链。之后,三星、华为、vivo、大疆等明星企业都纷纷与ATL合作。从2012年到2020年,ATL连续9年聚合物电池出货量占全球第一。

首次创业,曾毓群赌赢了。

赌赢的背后有拼赢,是厚积薄发。这次创业经历让他认识到,作为一家技术型企业,专注技术是成功的不二法宝。船舶工程背景的曾毓群在电池技术方面没有太多积累,他在创业的同时也一直在努力学习。

2001年,他拿到了华南理工大学电子与信息工程硕士学位。2006年,他拿到了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凝聚态物理学博士学位,师从电池领域泰斗陈立泉。边创业边研究学习,就这样,曾毓群成了一个锂电池专家,被国家认定为中国锂电重大贡献者,2005年作为科技专才被香港引进。

在电池领域的深入研究,让曾毓群成为最早一批敏锐嗅到新能源汽车机遇的人。早在2004年,曾毓群所在的ATL就参与了一个粤港招标项目,进行汽车用动力型锂离子电池系统的研发和产业化。当时,新能源汽车的关键技术还没有走通,全球只有几辆新能源汽车,产业化看上去更是遥遥无期。

不过,春江水暖鸭先知,大时代的变化见诸于细微之处。耐心等待“天时地利”,也是赌赢的重要经验。

(2)二次大赌,动力电池方向

很快,新能源汽车的天时地利到来。曾毓群几乎是同步跟着国家政策来布局。

2007年,电动车被中国政府列入了政策鼓励范围,但尚未提出明确补贴政策。同一年,曾毓群在ATL内部建立动力电池事业部,进行车载动力电池及动力电池管理系统的研究。2008年,在曾毓群的努力下,ATL在宁德投资建立了宁德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涉足新能源汽车电池领域,包括动力电池业务。

2009年,中国政府出台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重庆、上海等地方政府开始实施购车补贴。2010年,全国试点城市从原来的15个增加至20个,上海等5个城市启动私人购买新能源汽车补贴试点。2011年,为了保护技术实力比较薄弱的中国新能源汽车企业和锂电池行业,国家出台了《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明确限制了外商独资企业生产汽车动力电池。

这一国家政策的出台,直接促成了宁德时代的诞生,因为宁德新能源的母公司ATL早在2005年就被日本TDK收购了,属于外商独资企业。为了解决这一政策问题,曾毓群专门把动力电池团队独立出来,成立为一家公司。2011年,宁德时代(CATL)在宁德成立,这是曾毓群的第二家创业公司。

当时,新能源汽车没有在私家车领域爆发,而是在新能源客车、新能源公交车发展迅速。美国的特斯拉、中国的比亚迪已推出了自己的第一款新能源汽车,而其他老牌车企如奔驰、宝马、丰田等也在准备自己新能源汽车。

此时,宁德时代的技术基础还比较薄弱,因此销售业绩不多,唯一的大客户还是由福建省工信厅介绍的厦门金龙客车。曾毓群决定利用国家政策这几年的“窗口期”,抓住一切机会提升技术实力,像打麻将抓牌一样,“抓到什么就做什么”。

2012年初,华晨宝马找到宁德时代合作,为其旗下的电动车品牌“之诺”生产动力电池。当时宝马提供了一份800页的全德文动力电池生产标准,非常复杂,对于当时的宁德时代来说,生产的技术难度和成本非常高。但宁德时代还是接住了这个“烫手山芋”,按照这800页的标准完成了合作。通过这个项目,宁德时代不仅打通了动力电池研发、设计、开发、认证、测试的全流程,还成为国内首家打入合资车企的动力电池厂商,之后北汽、吉利、长安等乘用车企业都选择宁德时代作为电池供应商。

2015年,宁德时代的装机量做到了全球第三,在动力电池领域站稳了脚跟。此时宁德时代距离成为第一,仅差一步。这一步是曾毓群在技术上的一次“赌”。

新能源汽车的动力电池有两种技术路线:磷酸铁锂电池和三元锂电池。磷酸铁锂技术安全性高,成本相对较低,但缺点是容量较小,导致电动车的续航里程数不高;三元锂电池容量比较大,有较高的续航里程,但安全性不如磷酸铁锂电池,而且成本较高。

宁德时代掌握了两种技术路线,针对不同市场,采用的技术路线不相同。针对首先发展起来的新能源商用车领域,宁德时代主要推广磷酸铁锂电池。而在2015年-2016年逐渐发展起来的新能源乘用车领域,宁德时代则选择了能量密度更高的三元锂电池。

曾毓群认为,早期消费者购买新能源车,最担心的是跑不远,续驶里程是多少,所以容量密度会是撬动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的卖点,也会是政府补贴政策的一个重要标准。他预判对了政策的走向。

2016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首次将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纳入补贴考核标准,三元锂电池成为补贴对象。这意味着能量密度越高,获得的补贴额就会越高,三元锂电池比磷酸铁锂电池更有补贴优势。再加上此前国家政策规定使用外资企业的电池将不能享受补贴政策,所以,宁德时代成为这一补贴政策最大的受益者。

2017年,宁德时代超过日本的松下,在全球动力电池领域成为第一。这是汽车工业发展100多年来,中国首次在汽车领域关键零部件中成为全球领导者。

第二次创业,曾毓群再次赌赢了。2018年6月,宁德时代上市,以24天的闪电过会速度登陆创业板。

差不多这一时期,曾毓群换下了“赌性坚强”的字画,挂上了“溥博渊泉”四个字。

这四个字出自《中庸》,寓意为智慧如泉水一样源源而来。这个变化反映出曾毓群的心境发生了变化,从“下赌局”转变为“入棋局”。

此时,宁德时代面对的外部环境变化了。

2019年6月,工信部废止了《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针对国内动力电池企业设立的“白名单”正式取消。三星、LG等外资企业纷纷入场动力电池,一些车企为了降低生产成本也开始下场生产电池。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一大新能源汽车市场,欧洲是第二大新能源汽车市场,宁德时代要在全球范围内和全球顶级玩家竞争了。

2020年,多起纯电动车自燃的事件引发了公众对动力电池安全性的担忧,再加上疫情、贸易战等不可控因素产生的供应链瓶颈甚至供应链断裂情况,整个新能源汽车产业都面临更复杂的竞争环境。

虽然宁德时代已经成为动力电池的行业第一,但整个新能源产业尚处在发展早期阶段,“小荷才露尖尖角”,未来市场规模增长空间巨大,大局未定,宁德时代如何紧跟新能源产业的发展保持先发优势成为曾毓群要长期思考的难题。

下棋修炼的是“内功”。练好内功,才有可能“溥博渊泉”,智慧如泉水一样源源而来。他走了四步棋来“修炼内功”。

首先,全球化布局,提高全球市场占有率。2019年8月,曾毓群与马斯克仅用了40分钟就敲定了合作。之后,宁德时代密集收获一流车企的定点项目,包括戴姆勒、标致雪铁龙、大众等国际车企。同时,曾毓群在全球布局。宁德时代投入18亿欧元在德国建立了产能为14GWh的电池工厂,2022年投入生产,以抢占欧洲这一全球新能源汽车第二大市场。宁德时代也在寻找机会在北美建厂。

全球化策略的结果是,从2017年到2021年,宁德时代一直保持行业内全球第一的地位。从2019年至2021年上半年,宁德时代的海外收入占比迅速攀升,2019年海外收入仅占营收比重的4.37%,2020年增长至15.71%,2021年上半年增长至23%。

这些带动了宁德时代的股价飞涨,为宁德时代的继续扩张提供了资本。自从2018年上市以来,宁德时代股价从25.14元/股的发行价,一度涨到2021年12月的最高692元/股,最高涨幅超26倍,如今市值稳定在万亿元以上。

第二,打造全链条运作的产业布局。2017年以来,宁德时代对外投资超40家企业,每年平均超过10家企业,涉及上游原材料、半导体芯片、出行共享、自动驾驶甚至保险金融等领域;通过一系列的资本运作,宁德时代在国内已经形成了比较完善的上下游布局。

第三,继续高投入技术研发,做好技术创新。技术背景出身的曾毓群非常清楚,掌握核心技术带来的不仅仅是利润,更多的是行业的议价权,所以宁德时代的研发投入一直处于行业第一。即便在深受疫情冲击的2020年,宁德时代的研发投入对比2019年不降反升,高达357亿元。据说中国锂电行业拥有博士学位的研究者,有近一半在宁德时代。

第四,确定未来的战略方向。在宁德时代的主楼前种着两棵树,曾毓群将这两棵树比作是“棋眼”。“棋眼”是围棋中的术语,如果“棋眼”被对方攻破,可能满盘皆输。曾毓群为宁德时代确定了两个“棋眼”:动力电池和储能,并在2021年7月明确了3大战略发展方向:可再生能源和储能为核心的固定式化石能源替代,动力电池为核心的移动式化石能源替代,电动化+智能化为核心的应用场景。

回顾宁德时代这10年的发展来看,曾毓群的布局是稳扎稳打的,不是靠在补贴政策“躺赢”,更不是突然出现的“黑马”。所以,当媒体提出为什么宁德时代能成为行业“黑马”时,曾毓群回了一句话:“我们不是黑马,我们是厚积薄发。”

“赌性坚强”和“溥博渊泉”,这两幅字画透露了曾毓群创业过程中的独特思考。他敢在只有70分把握时就下注,全力以赴,剩下的30分风险在过程中解决,最后厚积薄发,赌赢成为第一。站稳脚跟后,如同下棋,他走一步看三步思考十步,从长远大局思考问题。

我们从曾毓群的演讲、媒体采访报道、财报业绩会等公开信息中,梳理了40条他关于创业心得、关于行业发展,以及经营宁德时代的思考,从中可以更全面地了解曾毓群。

1.光拼是不够的,那是体力活,赌才是脑力活。

2.我们能力差一点,专注做一个东西。

3.没有压力是不会有进步的,最终我们肯定要在压力中前行,在压力中去创造。

4.修己是把核心技术做好,达人是公司的产品能够帮助到客户,在市场上取得成功。

5.没有钱的承诺,是不认真的。

6.日本人发明了锂电池,韩国人把它做大,中国人把它做到世界第一。假如我们不是世界第一,我们没有存在的价值。

7.要有一个长远的规划,2025年汽车行业会怎么样?2035年会是什么样?我们需要做怎样的准备跟规划?跟谁合作?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8.很多人都认为现在的动力电池是中国企业的天下,原因很简单,因为国家希望电动汽车上能有颗中国芯,因为中国政府提供了丰厚的补贴政策,因为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汽车市场……我们自认为是执锂电的牛耳者。于是乎,很多人放松了,懈怠了,开始坐等客户上门来找我们要电芯。

当我们躺在政策的温床上睡大觉的时候,竞争对手正在面临生死关头玩命地干,一进一退之间的差距可想而知。我们有无想过,如果外国企业下半年就回来,我们还可以蒙着眼睛睡大觉吗?国家会保护没有竞争力的企业吗?答案不言自明。古人说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人无远虑必有近忧。消极、短视的行为最终带来的一定是事业的失败、人生的失败,而集体短视会影响公司的进步最终造成公司的失败。(2017年曾毓群给员工发的一封内部邮件,警告员工居安思危,警惕政策壁垒放开后的残酷市场)

9.对创业公司(而言),确实美国和中国是最适合创业的。美国有特斯拉,跟(特斯拉)创始人谈完以后,觉得他们很有耐心也很有激情,而且做事讲方法,思路也都很对。美国和中国的智能化的制造业,是最有机会的。

10.不考虑国家保护、纯从市场化竞争角度看,未来10年(智能车企)只剩下10家,有7家会来自中国。

11.我们一直是在全面竞争中成长起来的。我之前是从消费品电池做起来的,从来就没有什么国家政策保护,但是初期其实国家政策是很重要的,最后我们成长到一个程度的时候肯定是要全面竞争。全面竞争很好,能促进进步,没有竞争就是闭门造车,所以我觉得国家讲全面开放全面竞争是对的。但是为什么前面的(国家)政策又是好的?因为在某些方面我们原来基础很弱,就像小孩一样,你要养他到18岁,再放他出去。这是对的。(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

12.不能把苹果跟橙子放在一起比。大家总是觉得可能德国宝马的生产线如何自动化,我们生产线好像没宝马好。但其中有一些中国国情在里面。

第一,成本是最重要的。中国人力成本稍微低一点,而且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解决就业问题,并不是他们那个东西我们都不会做,但会做的做完了,就业还是很大问题。

第二,跟品牌有关系。我们现在国内的品牌还没提升到那个程度。卖50万、100万的品牌,跟卖10万、15万的品牌是不一样的。所以,市场定位和需求决定了生产线的不同形式。

13.从技术上来说,我觉得不是那么困难,如果大家都是制造10万元级别的车,我们现在的制造水平不会输给任何人,但是因为人家做的是100万元一辆的车,所以可以精雕细刻,制造水平会高一点。我们目前还没有100万元的这种国产车。

14.随着充电桩越来越多,续航里程就不需要那么长了。应该来说,比例是磷酸铁锂(会)逐渐增加,三元的百分比会(逐渐)减少。

15.三元和铁锂全产业链(宁德时代)都做。(注:锂动力电池的两大技术路线)

16.矿产资源并不是产业发展的瓶颈。首先,目前已探明的锂资源储量可以生产160TWh的锂电池,完全足够生产全球需要的动力电池和储能电池。其次,我们将通过陶瓷土提锂等一系列技术,提升我国优势矿产开发利用水平。最后,电池不同于石油,使用后就没有了,电池里面绝大部分材料都是可以重复进行利用的,目前我们镍钴锰的回收率已经达到了99.3%,锂达到了90%以上。到2035年后,我们循环利用退役电池中的材料就可以满足很大一部分市场需求。(2022年7月21日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的发言)

17.产业链以及企业真正的挑战是什么?第一,消费者对研发力提出更高要求;第二,大规模交付对制造力提出更高要求;第三,产业纵深发展对服务力提出更高要求。

18.新能源汽车可持续发展有什么挑战?其实竞争对手并不是新能源车的各个企业,动力电池也不是跟韩国人竞争,或者跟中国人竞争,最重要的是跟燃油车竞争,如果没有办法跟燃油车竞争,就没有市场化的可能。(2017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演讲)

19.如果不做原材料和汇率的应对措施,是没办法实现产业化的。作为锂电池产业,需要从原材料的战略性储备,为企业中长期发展做好考虑。另外,针对未来全球化的市场竞争,业内遇到很大问题,基本上是汇率问题,还需要去应对汇率变化。所以,企业还需要锁定中长期汇率,开拓国外市场,这只有体量大的企业和集团可能真正运作起来。(2017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演讲)

20.市场化进程是一个由点到面的普及过程,因为全面市场化不容易,市场有细分的部分,特别是有路权的区域,比如北京、上海;还有一种是运营型市场,比如出租车、公交车或者物流车等。(2017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演讲)

21.规模化是唯一可以促进技术升级,同时保障安全的做法。关于锂离子电池,宁德时代研究了Giga Factory,将来实现市场化要达到100万辆汽车的供应力,探索多赢成本的均衡模式,实现真正的产业化而不需要国家补贴。(2017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演讲)

22.未来5年,锂产业市场将迎来井喷期,快速进入TWh时代,世界各国都在争夺这一市场,要保持领先还需要锻造核心竞争力。(2021年接受媒体采访)

23.新能源产业目前处在发展早期阶段,小荷才露尖尖角,后面还有十倍以上的市场规模增长空间。从市场占有率变化趋势来看,宁德时代的综合竞争优势已经非常明显,我们会把握住市场机遇,继续在产品、技术、生产制造、商业模式及服务等方面不断创新,持续扩大领先优势。任何小规模的电池制造,如果没有颠覆性的技术,是无法改变当前竞争格局的。(2022年5月曾毓群参加宁德时代2021年度业绩线上说明会)

24.品牌升级跟消费升级的过程中,不只是品牌的升级,而是消费者自己体验的升级,消费者自己觉得好他就愿意出高的价钱,这是我抛砖引玉给大家提供的思考。就像蔚来汽车,特斯拉进中国的时候,大家觉得它卖不动,但是它还是卖得很好,因为它给大家不同的体验。所以我觉得,整个汽车行业都要重新思考一下,是不是一定百年的品牌就卖得好,还是你真正能够给到客户一个很好的体验,随着这个好的体验(销量)就出来了。(2020年第十二届汽车蓝皮书论坛的演讲)

25.当前,我们站在全球关键产业的“竞技场”中,和全球顶级玩家同场比拼。孙子兵法有云:“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那我们“有以待”的是什么?还是要依靠创新。

26.人家跟你合作是因为你现在暂时领先,他们的产品可能需要你的电池,你要不断努力才能够适应市场的需求。市场需求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主机厂商,就是车厂的需求,另外一部分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技术跟产品,让跟我们合作的车厂的车在市场上卖得好。只有为客户创造了价值,最终我们才能发展。(2019年接受媒体采访)

27.在研发费用上,每年宁德时代拿出营收的6%-7%投入到研发中,2021年投入了77个亿,拥有超过1万人的研发团队。

28.宁德时代是一家创新科技企业,落脚点是在人类的新能源事业上,所以最关注的点是在创新科技和新能源事业。创新科技有多大,新能源事业有多大,宁德时代的潜能就有多大。同时,宁德时代的谐音是“您的时代”,是每一个人的时代,每一个人都应该有创新的、绿色能源的未来。

29.今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全球市场份额达到了34%,全球每三辆电动车中就有一辆配套宁德时代的电池。目前,宁德时代的产品已经覆盖了全球55个国家和地区,动力电池出货量超过了400GWh。(2022年7月21日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的发言)

30.公司业务聚焦于三大市场:

第一,我们希望以可再生能源和储能为中心,替代固定式化石能源,这样对人类的新能源事业可以作出真正的贡献;

第二,以动力电池为核心的移动式化石能源替代,希望把石油减少,既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又可以为国家的能源安全作出贡献;

第三,以电动化+智能化为核心的应用场景,例如无人矿山、电动重卡、电动船舶等案例。(2021年1月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

31.创新是宁德时代的核心竞争力,也为我们赢来了客户的广泛认可。

32.通过多年的积累,宁德时代逐渐形成了四大创新体系:材料体系创新、系统结构创新、智能制造创新、商业模式创新。(2020年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的发言)

33.材料体系创新是电池性能提升的关键。宁德时代凭借每秒一千万亿次的计算能力,基于第一性原理演绎先进算法,来找到每种材料元素之间的结合点以及正极、负极、电解液、隔膜之间的最佳平衡点。(2022年7月21日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的发言)

34.首先,材料体系创新非常重要。未来一定周期,磷酸铁锂、三元材料还有提升空间,还是应用的绝对主流。之后可能会出现一些新的体系,需要从原子尺度入手,深入地理解材料及其界面性质,在材料体系上实现根本突破,避开很多贵金属,走出一条性价比更高的路来,应对长远的、巨大规模的市场需求。

系统结构创新,包括宁德时代的CTP、CTC等,主要是优化系统,提高集成度,实现系统能耗和成本的降低、效率的提升。

极限制造创新。需要达到三个目标:一是单体安全失效率要由PPm级提高三个数量级,做到PPb级。二是要保障全生命周期的可靠性,从第1个循环到成千上万个循环,微观结构是怎么演变的、怎么分布的,为什么会这样演变和分布,必须做好这些基础研究工作。三是要大幅提高生产效率,才能实现TWh级的高质量交付能力。

商业模式创新。从原材料、电池制造、运营服务、材料回收等环节,很多合作伙伴要形成一个生态链,在TWh时代到来的时候,在世界上能够真正胜出。(2021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演讲)

35.在结构创新上,近期我们推出了CTP3.0麒麟电池,刷新了全球电池系统集成度的最高纪录。我们不需要堆电池,轻松实现1000公里续航。(2022年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的发言)

36.关于产品的平台化和差异化的关系:

交通全面电动化、电力全面清洁化,这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巨大的工程,必须依托标准化、平台化设计,才能节省资源、事半功倍。

同时,平台化并不会抹杀差异化,比如我们的CTP产品,根据客户和市场需要,可以配置不同的电量,提供差异化的续航要求;配置不同的寿命,满足差异化的质保要求;高强度应用提供电池快换,低强度使用提供V2G,极寒地区配置低温速热。

总之,我们能够用平台化设计,提供不同特性的产品矩阵,满足个性化和差异化的要求。(2021年1月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

37.宁德时代的使命是:立足中华文化、包容全球文化,打造世界一流创新科技公司,为人类新能源事业做出卓越贡献。(2020年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的发言)

38.宁德时代提价是很温和的,因为我们是基于为新能源汽车做贡献的长期理念。(在2022年4月29日的业绩解读会上,曾毓群解释宁德时代在原材料涨价压力下会在二季度上调价格)

39.如果有稳定的供应链,宁德时代就不会自己做(挖锂矿)。等后续产业规模起来更有序发展的时候,宁德时代就不会再做全产业链投资的事情了,我们只会专注于做好自己的角色。(2022年4月29日的业绩解读会)

40.我们公司注重于做实事,努力为所有利益相关方创造价值。谣言止于智者,投资者都是明智的,不会被少数不负责任报道的杂音所干扰。(2022年4月29日的业绩解读会)

*参考资料:

1-曾毓群在2022宜宾世界动力电池大会上发言

2-曾毓群2017年,2021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演讲

3-曾毓群在2020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的发言

4-《红杉资本沈南鹏对话宁德时代曾毓群》,2021年

5-《谁在管理宁德时代:大家长曾毓群和做执行的联席总裁们》, 晚点LatePost,2022年

6-《探访宁德时代总部:“首富”曾毓群和他的万亿电池帝国》,棱镜,2021年

7-《曾毓群:“比肩任正非”的企业家,一个没有故事的人》,深瞳商业,2021年

8-《成立六年就做到全球第一,“电池大王”曾毓群这个观点非常值钱》,中国企业家,2019年

9-《新汽车人争鸣|宁德时代曾毓群:活在“江湖”之外》,经济观察报,2022年

10-《曾毓群三场“赌局”成万亿企业,爱打麻将的首富与宁德时代的焦虑》,创业家,2021年

11-《曾毓群,站在苹果和特斯拉背后的男人》,市界,2020年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砺石商业评论(ID:libusiness),作者:田姗姗

本文来源砺石商业评论,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前瞻网的立场。本站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若存在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联系:service@qianzhan.com) 品牌合作与广告投放请联系:0755-33069875 或 hezuo@qianzhan.com

p37 q0 我要投稿

分享:

品牌、内容合作请点这里:寻求合作 ››

前瞻经济学人微信二维码

前瞻经济学人

专注于中国各行业市场分析、未来发展趋势等。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产业研究院微信二维码

前瞻产业研究院

如何抓准行业的下一个风口?未来5年10年行业趋势如何把握?扫一扫立即关注。

前瞻经济学人 让您成为更懂趋势的人

想看更多前瞻的文章?扫描右侧二维码,还可以获得以下福利:

  • 10000+ 行业干货 免费领取
  • 500+ 行业研究员 解答你的问题
  • 1000000+ 行业数据 任君使用
  • 365+ 每日全球财经大事 一手掌握
  • 下载APP

  • 关注微信号

前瞻数据库
企查猫
前瞻经济学人App二维码

扫一扫下载APP

与资深行业研究员/经济学家互动交流让您成为更懂趋势的人

下载APP
前瞻经济学人APP

下载前瞻经济学人APP

关注我们
前瞻经济秀人微信号

扫一扫关注我们

我要投稿

×
J